教育类期刊社会科学类期刊工业技术类期刊医学类期刊信息科技生物与环境类期刊
论文分类
推荐论文
热门论文
最新论文
论文下载
南方丘陵地区内涝城市水体利用改善途径研究——以湖南省为例
发布时间:2015-10-29 16:58 作者:admin 来源:期刊论文投稿网

摘要:“掇山理水”是古典园林中利用和改造山水地形的重要手法,“城无水不活”,在现代城市规划的编制

 

中,水的问题也一直是核心工作之一。在南方丘陵地区,通常会通过挖湖蓄水和河道整治的方式来处理暴

 

雨、山洪对城市的冲击。然而,伴随着内涝的不断发生,水量测算不足,水体循环管理措施和“灰水”利

 

用率低等问题逐步凸显。本文从内涝问题的形成的原因出发,结合湖南地区一些项目实践,尝试在城市蓄

 

水湖面、河道的水量平衡、水体布局和“灰水”集成利用方法等方面提出一些改善途径,以期对类似项目

 

有所裨益。

 

关键词:内涝 蓄水体系 水量 布局 灰水系统

 

2013 年 3 月 12 日,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要求坚持生态文明,尽可能

 

减少对自然的干扰和损害,节约集约利用土地、水、能源等资源[1]。次年,3 月,《国家新型 城镇化规划(2014-2020 年)》出台,明确提出了“完善城市应急管理体系,加强防灾减灾能 力建设,加强城市消防、防洪、排水防涝、抗震等设施和救援救助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 灾害设防标准,合理规划布局和建设应急避难场所,强化公共建筑物和设施应急避难功能[2]

。”随着湖南省“两型社会”建设的不断深入,“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与城市飞速发展的现

 

实矛盾愈加突出。

 

 

1. 问题提出

 

我国是天气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之一,随着极端天气频发,部分城市连连遭遇强暴雨袭 击,引发严重城市内涝。据国家住建部对全国 351 个城市进行的专项调查,2008 年-2010 年

 

间,在受涝的城市中,最大积水深度超过 50 厘米的占 74.6%,积水深度超过 15 厘米(可能 淹没小轿车排气管的水深)的多达 90%,发生内涝城市中积水时间超过半小时的城市占到

 

78.9%,其 57 个城市的最大积水时间超过 12 小时。三年时间里,有 62%的城市发生过不同程 度的内涝,积水深度超过半米的占 74.6%,积水时间超过半小时的占 78.9%[3],其中受灾超过 三次的城市就多达 137 个,占比约 40%[4]。

 

位于中部地区的湖南,内涝尤甚。2009年7月25日,湖南洪江市发生特大暴雨山洪灾害, 是有气象资料记载以来的最大降雨,日暴雨量为全省极值,为全国罕见,其频率已近千年一 遇,严重危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5]。2011年6月28日,长沙受到强降水的侵袭,暴雨如 注,让京港澳高速公路变成了汪洋。2012年7月,株洲市城区2小时降雨量达58.7毫米,多处 低洼地段出现内涝[6]。2013年5月,长沙城区多个地段出现积水内涝现象[7]。2014年6月,湖

2000人交流群432529468,潛限注 考 !!

 

 

 

 

南衡阳市遭遇持续强降雨天气,城区出现严重内涝,同年7月,湖南省凤凰古城被淹三分之

 

一的面积出现内涝,凤凰县部分小型水库开始溢洪,3座小型水库出险[8]、[9]。2015年4月,

 

湖南长沙又遭遇暴雨袭击,城区多处出现严重内涝,部分街道成“泽国”[10]。

 

可见,内涝问题已经成为湖南省较为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连年的暴雨和内涝给城市居 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因此。如何深入分析内涝的形成原因,提出适合湖

 

南当地的规划应对思路已十分迫切。

 

 

2. 内涝形成的原因分析

 

  1. 城市规划抗风险能力低
 

首先,排水设施建设与法定规划衔接不够。从规划实效来看,城市总体规划一般以20

 

年为周期,而排水管网的服务期常在50年以上,这当中会经历多次的总体规划修编和调整, 专项规划本身对相关规划的指导缺少直接的法定依据。面对城市发展的不确定性,原设定的 排水设施经常被动追赶法定规划的调整步伐,或者局部脱节,失去指导意义,排水能力不足 等问题凸现出来。

 

其次,粗放的开发建设加重了管网的负担。传统的城市建设模式导致城市不透水地面比 重不断增加,地表径流不断增多,城市管网负担不断加大。加上城市管网规划设计往往取下 限值,导致城市排水管网系统设计能力先天不足[11]。城市中的水系和湖泊因城市开发导致 的面积剧减而导致调蓄能力减弱[12]。以长沙县为例,来自Google earth的2002~2015年的数 据显示,长沙县全域河流、坑塘等水面率从13.59%减少到了7.25%,中心城区范围内水面率

 

3.78%,城市粗放的开发建设导致调蓄水面锐减。 再次,建成区的快速蔓延,加大了排水系统压力。城区的扩展导致排水管道的排水时间

 

延长,影响了排水的速度,在城市发展过程中,过长的排水管道布局在技术层面严重影响了

 

雨水排放的能力,也加大了城市雨水内涝的概率[13]。同时,建成区扩大带来人口活动的集

 

聚,加剧了城市热导效应,促进空气对流,从而形成雨岛效应。如《自然》杂志发表的一篇

 

研究报告认为,人为因素造成的全球变暖,是导致2007年夏北半球部分地区暴雨成灾的罪魁

 

祸首[14](图1)。

 

 

 

 

 

 

 

 

 

 

 

 

图 1 长沙市 1949 年-2009 年建成区面积变化

 

(资料来源:长沙市城市总体规划 2010-2030)

 

  1. 内涝防治观念不强
 

城市建设对排水工程重视不够。杨保军(中规院)指出:“虽然极端气候是导致城市内 涝的直接原因,但与快马加鞭式的地面建设相比,城市排水系统建设明显滞后,造成严重“肠

 

梗阻”,在城市开发建设中‘重地表、轻地下’、建设过程中缺乏科学规划才是症结所在。”

 

基础设施建设标准取向偏低。虽然暴雨是小概率事件,却也考问着我国管网普遍设计能 力不足的现实。在张全(中规院)看来:“以前国家经济条件有限制,设计标准一直都不高。1975

 

年时,我国颁布的雨水系统设计标准为0.33~2年一遇,到2011 年经过4 次修订之后,变为一 般地区1~3 年一遇,重要地区3~5 年一遇。这和欧美等发达地区还有不小的差距[15]。”我

 

国过去在排水系统的规划设计中,多受制于专项资金投入和重点项目安排,规划往往取标准 下限值,缺乏对超过管网设计标准降雨的考虑和应对。以长沙市为例,中心城区暴雨重现期 为10年一遇,排涝标准20年一遇,面临暴雨强度大,内涝控制标准低等问题(表1)。

 

30~

 

内涝控制标准 重现期(N年一遇) 100 50 100 50~100 20 100

注:本表中长沙市数据来源与《关于发布新版长沙市暴雨强度公式的通知(长住建发[2013]213号)》, 国家标准来自于《室外排水设计规范(GB 50014—2006)》2014年版。

 

  1. 城市排水管理体制存有待完善
 

首先,基础设施管理体系复杂,协调困难。从建国初期的块状管理到80年代的规划、建

 

设分离,再到90年代兴起的规划、建设、管理分离模式。90年代后期兴起的城市水务一体化管 理后,城市给排水基础设施管理模式趋向复杂。有些地区城市内部河道管理归口城建部门,有

 

些地区则由水利、水务部门实施对河道的管护。而城市排水是个流域的概念,城市规划区未 必能够覆盖完整排水流域分区, 属地、片区暴雨排水管理割裂了洪水的水循环过程,规划缺 乏统筹平台。管理过程中,面对复杂的管理模式,各部门协调困难,导致排水设施与实际需求 脱节。

 

其次,缺少有效监督。杨明松(中规院)认为: 我国的排水标准虽然是沿袭苏联的标准 建设的,有些地方甚至超过国际标准,标准制定了,执行环节如果打了折扣,或者因外力造成 影响,比如管道堵塞等,都会影响排水效果[16]。排水设施建设是个复杂的巨系统,城镇建设的 方方面面都可能对排水造成巨大的压力,缺少有效的统筹管理和监督才是关键。正如郑兴灿

 

(国家水中心)所说:许多问题并不是出在管道上,而是城市本身硬化,降雨落在地上来不 及排,管道修得再粗也没用[17]。

 

  1. 技术措施落后单一
 

长期以来,简单地将城市排水规划理解成城市排水设施及管网规划,缺乏与城市防洪、

 

雨水利用、道路交通及绿地水系等相关专项规划有效的联动和协调。中国城市极少采用绿色

 

屋顶(Green Roof)、绿色道路(Green Road)、雨水花园(Bio-retention)、可渗透铺 装(pervious pavement)等低影响的雨水排放综合技术措施(LID IMPs),这导致场地几 乎丧失对雨水的存蓄和排水错峰的能力,雨水径流以最短时间形成并直接排向管道,不均匀 且偏大的雨水径流量很容易超出排水管道的最大负荷。

 

我国的雨水系统一般采用的是小系统(minor system),雨水在地面汇集成径流后通过 排水口汇到排水管道的支管中,再经过支管汇集到城市排水干管中,干管中的雨水通过抽排 或其他方式连接到自然水系中以实现城市雨水的排放过程。这种小排水系统主要针对城市常 见雨情,设计暴雨重现期一般为 2~10 年一遇,通过常规的雨水管渠系统收集排放;而当超 过 10 年一遇或更大的暴雨时,这种滞后的排水技术便不能满足排水的要求[18]。从湖南省近

 

5 年的特大暴雨出现频率来看,超过 20 年一遇暴雨次数超过 11 次,涉及多个地市,单纯的 依赖小系统组织排水,势必难以满足防洪排涝的需要。(表 2)

 

 

  1. 小结
 

可见,城市内涝的出现固然存在宏观地理气候变化的问题,更多的问题出自城市规划建

 

设本身。长期以来,排水设施建设与法定规划衔接不够,建成区的快速蔓延,粗放的开发建

 

设无疑加重了管网的负担,造成了城市抗风险能力不足是内涝问题的直接原因。而城市建设

 

对排水工程重视不够,市政设施建设标准取向偏低,内涝防治观念薄弱是内涝形成根本原因。

 

另外,基础设施管理体系复杂,协调困难,缺少有效监督,城市排水管理体制存有待完善,

 

技术措施落后单一等问题,无不进一步加剧了城市内涝防治的困难。内涝问题的形成不仅有

 

“天灾”,更有“人祸”,因此,如何在城市规划之初建立有效的技术应对策略,转变防治

 

观念,形成有效的、易于推广的综合防治技术方法显得尤为重要。在此,笔者尝试从规划设

 

计的视角,针对城市排水的大系统提出改进措施。通过水量控制、水系布局和“灰水”集成

 

利用系统的应用,以期能够对规划应对措施方面有所改善。

 

 

3 面向内涝的水体规划改善途径

 

  1. 强化径流系数控制、确定水量测算方法

 

水量的测算是排水规划的前置工作,具体工作包括暴雨强度、雨水设计流量和年雨水总 量的测算等,是制定排水管径和调蓄湖面的依据。因此,如何科学准确的测算实际可能出现 的暴雨量和全年降雨量对内涝的防治最为关键。

 

目前关于暴雨强度的测算有国家层面的2014版《室外排水设计规范》和地方根据当地实 际测算的计算公式,测算方式不尽相同,同一公式也会随着测算参数的变化而出现差,因此, 适合项目实际的测算参数更能决定规划的合理性。在现行的计算标准中,能够对测算结果产 生影响的参数主要包括径流系数、暴雨重现期、降雨历时和多年平均降雨量,除去其中的气 候参数,能够从规划建设上进行控制的只有径流系数。以湖南地区而言,山地、丘陵交错, 水田、旱地呈沟谷状发育,低缓丘陵和平原相互咬接,造成城市径流系数差异巨大,无法统 一标准,如同为绿地,公共绿地和防护绿地就差异很大,即便是公园绿地之间,也会因为乔 木、灌木植被和硬化地面的比例差异失去其本来的意义。因此,在详细规划和控规、城市设 计导则中,笔者主张通过建立绿量率和地面透水率等参数来综合控制区域未来可能出现的径

 

流系数①。

 

水量测算方法一般通过暴雨强度计算公式测算特定降雨历时周期内不同径流条件下的

 

暴雨形成的雨水量,对河道、排水管网断面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而雨水流量的测算反应的 是该暴雨强度下雨水的流速,是河道蓄水湾口的计算基础。另外,可通过年降雨量的测算, 计算区域全年降雨,平衡区域蒸发和渗漏参数,求得区域可用水资源总量,进而确定蓄水和

景观湖面的大小,保障有水可用。

 

  1. 优化布局形态技术决策方式
 

  1. 两种雨洪调节措施
 

雨洪调节、调蓄是在地表径流环节中,可以通过对河道的梳理、整治,实现雨水的快速 排出,也可以加强湿地、湖泊、水库等水体的库容,提高其蓄水能力,从而减少雨水对城市 组团的安全威胁。在湖南隆回、醴陵、宁乡、岳阳以及长沙等地的诸多滨水空间规划实践中,

丘陵地区的雨洪调蓄措施在空间布局上大概分为河道调节、城中蓄水和上游蓄库、城中疏通

 

两类(图2、图3)。

 

 

图 2 雨洪调节模式技术思路

图 3 两种雨洪调节措施对比示意图

 

河道调节、城中蓄水。在城市规划区或下游地势低洼地方进行挖湖蓄水,整治供水河道

 

走向和岸线空间形态,促进城市雨水亲密衔接,保障城市防洪安全,减少内涝发生。这种方

 

式适用于地势较为平坦,内涝问题存在但不是特别严重的区域,不受城市规模限制。优点是

 

可以节约经济成本,营造良好的滨水空间和景观环境,在广大低缓丘陵和平原地区具有很强

 

的推广性。缺点是挖湖蓄水虽然对城市洪峰有较强的调节作用,但如果遇到超级强降雨,其

 

调节作用依然无法满足要求,需要辅以电排等方式综合改善内涝问题。在隆回县城北新区、

 

醴陵渌江新城和宁乡沩东新城规划项目中,均是采用这种方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其技术

 

思路是通过GIS地表径流的分析,获取潜在的汇水路径,进而对河道进行梳理,确定合理的

 

河道走向。通过汇水流域分析的测算区域洪水量和全年降雨量,平衡区域水体面积和总量,

 

运用空间叠加的方法,为蓄水湖面寻找合适的蓄水点。最终形成“长藤结瓜、根部挖湖”的

 

城市内涝调节水系(图4、图5、图6)。

 

 

 

图 4 隆回县城北新区水系结构图 图 5 宁乡沩东新城水系结构图

 

图 6 醴陵市渌江新城水系结构图

 

 

 

上游蓄库、城中疏通。在流域中城市上游修建水库,通过水库容量的提高,调节下游城 市区域的水量,从而减少内涝的发生,同时为城市提供饮用和灌溉水源。这种方式适用于城 市规模不大,丘陵地势有一定坡度的城市,或内涝和缺水并存的城市,受制于河流上游的汇 水流域大小,对湖南众多中小城市具有推广意义。优点是水库蓄水可以有效调节下游水体水 量,实现水源在季节上的平衡,同时也对暴雨带来的山洪具有较强的调节能力。缺点是修建 水库成本较大,当洪水超过水库库容时,依然需要进行泄洪,冲击城市河道,同时也会对下 游城市用水形成卡口。在隆回城南片区、浏阳市经开区规划实践中,均是通过对上游进行水 库扩容,疏通城市河道,强化泄洪能力的方式进行技术组织的。其技术要点是通过水文模拟 和径流雨水量的测算,先在城区上游,流域的中下游选择适当位置进行水库的修建或对原水 库进行扩容。通过暴雨强度和流量测算,确定河道断面大小,进而疏通河道,增强其排水速 度,建立水库的用水管理周期,动态为下游河流补水、调节,形成“群龙戏珠”的雨洪调节 的水系(图7、图8、图9)。

 

图 7 隆回城南片区水系结构图

 

图 8 浏阳市经开区分区规划水系结构图 图 9 长沙市解放垸水系结构规划图

 

  1. 蓄水湖面的选址
 

基于雨洪调蓄的湖面的选址的影响因子主要包括地形条件、降雨量和暴雨强度、现状水

 

系基础、城市居民点位置以及政策因素等。首先,地形是影响选址的首要因素,一般而言,

 

流域下游平坦地形和流域中游突然收紧的隘口以及低洼地、湿地等位置都是适合作为子流域

 

出水口的理想位置;其次,降雨量、暴雨强度等决定了湖面的大小,是进行雨水调节的终极

 

需求,测算的结果同样会影响蓄水湖面的选址;再次,现状水系基础,对于地势差异不大的

 

区域,现状的水塘和河网格局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的自然选择,是城市经历了多年沉淀后

 

的自然优化,可以有效地保留居民对水体的文化记忆,形成较强的认同;另外,保护现状居

 

民点和规划居民点位置同样是影响水面选址的重要因素,是内涝防治和水源调节的目的所

 

在,集中水面的选址对于带动周边地块开发,激活区域人文生活活力同样具有重要意义。最

 

后,蓄水湖面的选址还必须和城市的发展全局相适应,契合政策的实施,避开基本农田保护

 

区等限制性因素,结合城市重大项目来统筹安排,以保障资金和建设力度支持。

 

  1. 河道整治的要点
 

河道整治的目的在于确保河道行洪通畅,保障行洪安全,最大化限度促进滨水地块活力,

 

串联城市人文生活和滨水休闲路径。因此,河道整治的关键在于确定最优的河流路径,制定

 

安全的排水断面和亲水界面设计。河道的路径选择可采用GIS平台进行地形模拟,划分小流

 

域汇水分区,分析每个流域内的河网分级结构,以此作为河道恢复的判断依据,最大限度地

 

减少工程开挖成本,这一点对湖南广大丘陵地形区域尤为重要。对于地势平坦的平原区域还

 

需结合城市发展结构和形成机制,调整河道走向与线性形态,促进城市开发意图实现。另外,

 

河道断面的确定首先应是在测算暴雨强度和雨水流量,以此为依据计算行洪所需的河道空

 

间,进而结合滨水空间景观营造的需求,制定不同使用功能情境需求的断面形式。

 

  1. 建立城市“灰水②”集成利用体系
 

  1. 基于行洪安全的“灰水”集成利用体系
 

“灰水”作为城市水文调节,保障水体平衡,补给地下水等方面都具有重要作用。单纯 的城市中水管道体系并不能解决城市内涝安全的需要时,制定调蓄力度得当的城市“灰水” 利用体系已经成为城市雨水排水系统的重要任务之一。“灰水”集成利用系统是一种从径流 源头控制的暴雨管理方法,可以作为落实低影响开发模式③的有效规划手段,“灰水”集成 利用系统应具有以下特征。

 

首先,“灰水”集成系统的尺度一定是大规模的市政设施,有别于雨水花园、生态滞留 草沟、绿色街道、可渗透路面等吸水量小的改良措施,是与河流、城市道路同等重要,同等 尺度的城市综合排水系统,可以满足城市百年一遇、甚至超过百年一遇数倍的综合廊道系统。 其次,“灰水”集成系统不能成为单一排水功能的工程体系,其应当在大多时间扮演着城市 污水净化、停车、人防空间等众多功能的地下空间体系,仅在响应特定等级的暴雨预警后, 逐级分段进行功能互转的安全空间。再次,“灰水”集成利用系统与城市内河流不同,特指 地下的,且地表层是以道路、广场、建筑等非绿地功能为主的暗渠空间。可以是与河流相连 通的综合水系,但必须进行净化处理后进行汇流。

 

“灰水”集成利用系统在城市内涝发生的过程中,实际发挥的是个巨大的排水沟,与河 流一起形成城市尺度的径流通道。在枯水期,又可作为城市水源储备库,便于分区管理和分 段净化,补充地下水源,减少水体蒸发,保障城市水源储备。另外,集成化程度较高的“灰

 

水”空间系统,还承担着停车场、消防水源、园林灌溉、人防工程、管道井以及水体净化处 理等多种城市功能的复合化空间。对其实行有效的管理还可以拓展污水排水空间,减少因城 市排污能力不足形成的蟑螂、老鼠等害虫滋生,减少鼠疫、流感等传染病的传播和蔓延,改

善城市卫生环境。

 

  1. 长沙解放垸“灰水”集成利用系统
 

在长沙市解放垸项目规划过程中,城市内涝和水体保护问题已经成为影响片区布局决策

 

的重要因素之一。如何能够建立一套有效的城市内涝防治体系是水和生态安全的重中之重。

 

解放垸的规划过程中,通过引入“灰水”集成系统,结合三条东西向的生态廊道,形成

 

了三组东西向的生态安全体系。地面上三条东西向通风廊道,有效引导东南季风为城市通风

 

降热,同时也承担着区域鸟类迁徙和城市人文活动综合轴线的高度复合。在每条生态廊道的

 

南侧分别是连接区域的快速交通通道,其下方分别修建了三条宽9米、高8米的复线“灰水”

 

集成系统,其尺寸略大于汇水流域内的暴雨总量(图10)。

 

 

图 10 地下调蓄池连成的“水火车”示意图

 

 

 

每条系统在竖向上分为两层,顶层两侧分别是6米宽的架空停车位,可容纳2000余辆小 汽车停放,亦可作为人防空间,解决安全疏散的问题。中间6米(两侧各3米)位置为双向公 用的综合管道井,可容纳各类市政管道的竖向布局,实现地面、地下多端口进入,便于检修。 底层为高度为5米的地下河流通道,作为暴雨储水空间,连通湘江,仅在两百年一遇特大暴 雨出现时,启用泵站抽排高于6米部分,其余时间皆可自行吸收和消化。在平面上自东向西 分为3~5个不同区段的储水分区,每个分区之间预留3米×8米的联系通道,设有闸口进行各 区段不同水位要求的管理,实现各分区在重大事故出现时分段安全隔离。各区段都配有独立 的消防、灌溉取水管道连接地表取水口和检修井,尾端区段还设有生物净化设备,对水质进

行安全处理(图11)。

 

图 11 结合道路断面设计的空间组织示意图

 

通过对“灰水”集成系统的运用,有效解决了暴雨行洪安全和水源储备,补给的综合需

 

要,实现了停车、人防等、蓄水、净化和防洪的综合安排设想,分段修建还可以减少资金一

 

次性投入压力,进行分段试点的建设。

 

 

4 结语

 

城市规划作为社会经济在城市空间安排的手段,可以解决自然、社会要素在空间布局方

 

面的问题,对于城市内涝的规划意义之重要不言而喻。本文通过对计算公式和参数校核、选

 

择进行比较,总结了合理预测、控制水量问题的方法,从定量的视角提出水系规划设计的基

 

础。进而提出河道调节、城中蓄水和上游蓄库、城中疏通两种水系布局上的雨洪改善措施,

 

分别对蓄水湖面的选址、河道整治的要点进行了诠释。最后提供了基于行洪安全的“灰水”

 

集成利用体系和建设方案,为城市内涝防治工程提供了具体做法上的尝试。可见,通过合理

 

的规划布局引导,树立城市水系和城市基础设计安排,可以有效减少和应对城市内涝问题的

 

出现。然而,城市规划亦不是万能的,城市内涝防治涉及气候环境保护、政策制度完善、应

 

急管理机制创新等多方面的共同作用,笔者尝试从规划的角度提出一些可能的解决对策,以

 

期对相关项目提供思路上的借鉴。

 

注释

 

 

 

① 绿量率和地面透水率是影响径流系数的关键参数,不同用地类型的径流系数是建立在绿地率、绿量和地 面透水率等基础上的平均值,绿量率、地面透水率与径流系数呈正相关关系。

 

② 灰水一般是指城市生活洗涤废水和工业废水,经过处理后可作为第二水源利用的水源,和城市中水(又

 

叫再生水)的概念较为接近。城市在低冲击开发(LID)过程中,雨水的处理利用已是常见的工程措施之一, 然而随着空气污染和雾霾的频繁出现,城市雨水已具有了 “灰水”的特性。因此本文将“灰水”概念引入 排水控制体系,包括降雨,空气污染和面源污染后,所形成的地表轻度污染雨水和工业、生活废水等,经

适当处理后,达到一定的水质指标,可以进行有益使用的水。

 

③ 低影响开发(或低冲击开发)的原理是通过分散的、小规模的源头控制机制和设计技术,实现对暴雨所 产生的径流和污染的控制,从而使开发区域尽量接近于开发前的自然水文循环状态。

 

 

参考文献

 

 

 

[1]http://www.gov.cn/ldhd/2013-12/14/content_2547880.htm [2]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R];中共中央、国务院;2014,03 [3]王迪;城市内涝的原因与建议;[J];给水排水;2014年,5;145

 

[4]、[11]陈岩;浅析医治城市“ 内涝之困”的规划方法一城市规划体系下的内涝防治规划发展与展望;[J];

 

城市规划通讯;2013,22,;15-16

 

[5] 舒红建; 湖南洪江抗击“2009.7.25”特大暴雨山洪灾害的启示;[J];中国防汛抗旱;2010.1;64-67 [6]http://www.cma.gov.cn/2011xwzx/2011xqxxw/2011xtpxw/201207/t20120716_178636.html [7]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3-05/08/c_124678841.htm [8]http://www.gov.cn/xinwen/2014-06/02/content_2692047.htm [9]http://news.xinhuanet.com/yzyd/culture/20140716/c_1111647649.htm [10]http://news.sohu.com/20150408/n410940390.shtml [12]陈利群,王召森,石炼;暴雨内涝后城市排水规划管理的思考;[J];给水排水;2011,10,v37;29-33 [13]、[18]王通;基于城市雨水内涝问题的“雨水控制单元理论”;[J];华中建筑;2011,1;81-83 [14]http://wz1.2000y.net/328117/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2187

 

[15]张典、陈恒;2014 内涝季,城市准备好了吗?;[N];光明日报/2014 年/5 月/15 日/第015 版

 

[16]周海洋;北京暴雨拷问“城市之根”——专访中国城市规划设计专家杨明松;[J];今日中国论坛;2012,7 [17]肖纯;解决城市内涝有好管理也不至于“看海”;[N] ;长江日报/2014 年/5 月/15 日/第021 版

 

 

 

 

作者简介

 

赵广英,城市规划师,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李晨,副总规划师,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流程 | 投稿须知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杂志社在线投稿网隶属于射洪县百诚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射洪县太和镇卫生局 网站版权所有,翻版必究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29251号-1
网站说明:国内权威的期刊采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