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社会学论文 > 如何使用SSCI测度中国社会科学国际产出的问题探讨

如何使用SSCI测度中国社会科学国际产出的问题探讨

2018-06-03 12:41:5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网站编辑10

    如同物质生产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物质资 研究提供源源不断的原始数据,也成为科学计量学史料的供给水平,精神生产的发展同样有赖于能提供精 上的奠基性事件[2]。其中,创建于1973年的社会科学引神资料的物质基础[1]。文献计量在学科知识测度上的 文索引(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SSCI)因其广泛囊

 

    广泛应用以及科学计量学本身的蓬勃发展,与规模宏 括了社会科学系统各学科有影响力的学术期刊,被认大且格式规范的数据库的有效开发是密不可分的。尤 为是当前国际社会科学领域最全面的成果来源和最权其加菲尔德创建的科学引文索引,为各种科学活动的 威的计量工具。不过,与SCI在自然科学系统的广泛应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交叉科学的三维测度:内在知识基础、外在信息链接和科学活动模式”(编号:71573085)的研究成果之一。

使用SSCI测度中国社会科学国际产出的可行性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本文探讨的是用SSCI 来作为我国社会科学的国际产出数据源,并非是对包含国内产出在内的整个科学系统产出成果的测度。随着社会科学学科的大力建设和繁荣,国内已建立起较为完善的成果出版体系和文献数据平台,尤其一些高影响力学术期刊和权威性出版社已成为高质量国内成果的主要载体,以CSSCI 为代表的引文数据库和CNKI 及万方等全文数据库也很好地承担起国内成果数据来源的任务。因而,本文聚焦于我国在国际上社会科学成果产出的测度。同时文章也无意探讨SSCI对社会科学研究的评价功能,只是论证该数据源是否和如何更好地用于社会科学领域的科学计量研究。而学界对SSCI作为国际社会科学产出测度数据源的质疑由来已久,主要表现在社会科学文献的类型多样性、语言地方性和数据库代表性三个方面。

 

    文献类型多样性问题

 

社会科学存在成果出版形式的多样化。除了出版频率高和连续性强的期刊外,还包括学术性图书、学位论文以及政策报告。如果仅以期刊类型文献为计量对象,采集的社会科学数据源会缺乏全面性],而且图书专著无论是出版还是引用上,在社会科学领域也都占有重要比例

 

    尽管如此,期刊也早已成为大多数社会科学学科的主要出版形式,且所占比例越来越大,尤其一些偏“硬”学科的文献类型已接近自然科学水平,而且图书专著存在统计和计量上的困难。首先,由于知识含量和时间成本的较大差异,图书专著在数量规模上明显不如期刊文献,因而后者具有大样本统计的优势。其次,图书专著的知识含量和内容体量一般高于期刊文献,有的学者因而想通过加权方式进行数量上的对等统,然而加权方法本身缺少客观性。最后,当前尚缺乏权威和全面的国际图书专著数据库。虽然Web of Science(简称WoS)较为成功地推出Book Citation In⁃dex,社会科学在其中也占有最高比例,但其还处于起步期,在数据质量方面还需要完善,而且其收录中国言。与此同时,包括中国内地在内的非英语系国家地区的多数学者面临着国际期刊论文发表的语言障碍,进而仍以本土语言论文作为文章成果的主要组成部分,尤其在数量层面。然而,当前国际主流数据库(仅 SSCI)均以收录英文文献为主,这就存在语言地方性和通用学术语言表达间的冲突。

 

对此问题,需要先明确一点,即采用何种语言发表论文与研究质量无关,读者的范围和特征通常是论文语言选择的首要因素。而英文文献从其发表意义和现实性上,符合国际产出的表征。首先,尽管存在研究主题的本土化和文献语言的地方性,但英语作为社会科学研究的通用语(lingua franca)已是不争的事实。要使研究成果具有国际显示度,英语作为出版语言是基本

 

要件,而且英文发表有助于降低社会科学共同体内部碎片式的观点,整合学科认知]。其次,对于中国内地而言,可以使更多学者更好地了解国际社会科学信息及学术规范,将研究成果传播到国际舞台。不仅通过学术国际化获取知识,也借助英文论文让国际学者了解和探讨中国学术研究,冲破西方主导的社会科学研究话语体系,而且我国也并不缺乏可参与国际交流的优秀学术成果,真正缺乏的正是用英语转化这些成果的能力。事实上,除面向国际学术共同体外,受行政部门的政策指导和高校院所的高强度激励,近些年我国

 

内地的社会科学英语论文产出也迅速增长。

 

      SSCI数据库的代表性问题

 

当前常用的国际社会科学期刊文献数据库主要有SSCI、Google Scholar和Scopus三种,SSCI在其中又是否具有代表性?Google Scholar因其源数据和引文覆盖范

 

围的广泛性,受到学者欢迎,在科学计量学界也得到关注,尤其在引文分析上。然而由于在出版物选择和数据处理方面缺乏科学控制,数据质量一直是制约其应用的核心问题,不仅存在引用信息的错误,也因为题录格式不规范而造成源数据重复等问题。虽然也开发出相应的处理软件,但并不能改变其数据本体的低质量性,而且Google Scholar 侧重引文链接及分析,忽略了

机构地址等源数据信息,很难进行更为丰富信息然而由于对社会科学认知的差异以及WoS中存在的期刊多学科类别归属处理,使得利用SSCI 在测度中国社会科学国际产出的过程中面临着较为突出的学科偏差问题。

 

     学科认知差由于西方学科分类系统以及Web of Science 对学科类别的划分与国内存在部分认知差异,数据库中的部分学科并非国内通常意义的“社会科学”,因而在其WC分类体系下进行社会科学测度需要谨慎识别,尤其对社会科学系统整体层面的分析。表1 列出了数据库类别划分与国内学科标准(由于国标中没有对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分开,借鉴《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将二者分开)存在一定差异的代表性学科。

    这一关键问题。以法学为例,笔者调研了JCR(2015年)法学类别收录的149 种期刊,绝大多数为欧美国家主办的期刊,尤其英美法系占据主流。中国大陆借鉴了大陆法系,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因而以SSCI 来测度中国法学研究是值得商榷的。当然,这和推动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国际化以及前文论证的SSCI 测度可行性并不冲突,只是侧重量化实证研究方法和共识性强的学科更适合使用SSCI进行计量。 

   

    通过本文,笔者也呼吁加强对社会科学本体的关注,尤其对社会科学知识的计量研究。理论层面,科学计量学已形成相对成熟的研究领域,研究对象不断扩充,研究方法不断完善。然而当前科学计量学仍以自然科学为主要分析对象,这固然与自然科学本身的知识特性有关,但社会科学同样有着自身的计量诉求和特有的挖掘价值。实践层面,数据库也应响应学科发展趋势,扩充收录内容,丰富学科类别划分。国内外数

 

   参考文献

 

[  1 ] 赵红州,蒋国华. 科学计量学的历史和现状[J]. 科学学研究, 1984, 2(4): 26-37.

 

[  2 ] K Merton R. The Sociology of Science: An Episode Memoir[M]. Carbondale: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Press, 1979: 151.

 

[  3 ] Nederhof A J. Bibliometric monitoring of research performance in the social sciences and the humanities: a review[J]. Sciento⁃

 

metrics, 2006, 66(1): 81-100.

 

[  4 ] Nederhof A J, Zwaan R A, De bruin R E, et al. Assessing the usefulness of bibliometric indicators for the humanities and the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a comparative study[J]. Sci⁃

 

entometrics, 1989, 15(5): 423-435.

 

[  5 ] 高 飞,张成涛. Altmetrics 对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文献计量的拓展作用[J]. 情报资料工作, 2016(1): 22-26.

 

[ 6 ] Hicks D. The difficulty of achieving full coverage of internation⁃ al social science literature and the bibliometric consequences

 

[J]. Scientometrics, 1999, 44(2): 193-215.

 

[7]  Gorraiz J, Purnell P J, Glänzel W. Opportunities for and limita⁃ tions of the book citation index[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 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3, 64(7): 1388-1398.

 

[  8 ] 黄慕萱. 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评鉴特性及指标探讨[J].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0, 25(5): 28-43, 158.

 

[  9 ] Narvaez-berthelemot N, Russell J. World distribution of social science journals: a view from the periphery[J]. Scientometrics, 2001, 51(1): 223-239.

 

 

[10] Hicks D,Wang J. Coverage and overlap of the new social scienc⁃ es and humanities journal lists[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 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1, 62(2): 284-294.

 

[11]  Flowerdew J, Li Y. English or Chinese? The trade-off between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 among Chinese academics in th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J]. Journal of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2009, 18(1): 1-16.

[12]  Baneyx A.“Publish or perish”as citation metrics used to ana⁃ lyze scientific output in the humanities: international case studies in economics, geography, social sciences, philosophy, and history[J]. Archivum Immunologiae ET Therapiae Experi⁃ mentalis, 2008, 56(6): 363-371.

[13]  Norris M, Oppenheim C. Comparing alternatives to the Web of science for coverage of the social sciences’Literature[J]. Jour⁃ nal of Informetrics, 2007, 1(2): 161-169.

[14]  Zhou P, Thijs B, Glänzel W. Is China also becoming a giant in social sciences?[J]. Scientometrics, 2008, 79(3): 593-621.

[15] 蒋 颖. 国外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文献计量学的研究进展[J].

 

国外社会科学, 2010 (3): 28-36.

 

[16]  Leydesdorff L, Park H W, Wagner C. International coauthor⁃ ship relations in the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 is interna⁃ tionalization leading the network?[J]. Journal of the Associa⁃ tion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4, 65(10): 2111-2126.

[17]  Thomson Reuters. Web of ScienceTM Core Collection Indexes: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 [EB/OL].(2015-08-28)[2016-10-12].https://globalhighered.files.wordpress.com/2010/07/esf _report_final_100309.pdf.

[18]  Leydesdorff L, Rafols I. A global map of science based on the ISI subject categories[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9, 60(2): 348-362.

 

[19]   Tang L, Hu G, Liu W. Funding Acknowledgment Analysis: Queries and Caveats[J].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 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6: DOI:10.1002/asi.23713.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