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生物与环境论文 > 植物学论文 > 植物意象论文 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的情感探析

植物意象论文 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的情感探析

2019-03-14 15:23:16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柳如是明末清初女诗人,本名杨爱,字如是,又称河东君。柳如是幼年不幸,被鬻为妓,沦落风尘,一生坎坷多难,受尽折辱与摧残,但却始终自尊自励,诗文艺事,斐然华章。今人对柳如是诗词作了诸如内容、风格与意象等多方面的研究,但是对其诗词中植物意象特别是除杨柳以外的植物意象则少有涉及。因此,文章以柳如是诗词中的植物意象为切入点,深入了解这位女诗人在这些植物意象中注入的情感意义和价值观念。

  全文包括柳如是诗词研究现状及研究意义、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暗示的情感以及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的独特之处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阐述柳如是及其作品的研究现状,提出研究柳如是以及作品的重要意义。第二部分具体分析柳如是诗词中“杨柳”“落花”“落叶”“梅”“兰” “竹”“菊”七种意象所蕴含的情感。第三部分阐明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的独特之处。对柳如是诗词中的植物意象暗示的情感进行探析,挖掘出其内在的精神实质,不仅有利于为中国女性文学史的研究增添生机,改变男性文人垄断文坛的现象,也有利于促进女性独立自主自尊意识的觉醒。

  关键词:柳如是;诗词;植物意象;情感

  柳如是诗词研究现状及研究意义

  在漫长的文学史中,曾出现过不少杰出的文学女性,诸如东汉时期的蔡文姬、魏晋才女谢道韫、唐代女诗人薛涛、鱼玄机以及宋代女词人的李清照和朱淑真等。她们以自己独特的禀赋与才情,突破男权社会的种种禁锢,留下了不朽的文学成果。生活于明清易代之际的柳如是更是女性文学园地中的一朵奇葩。柳如是才艺众多,“知书善诗律,分题步韵,顷刻立就,使事谐对,老宿不如”,“格调高绝,词翰倾一时”。作品体裁众多,其中诗词成就十分突出。

  关于柳如是诗词的研究一直在进行。近二十年来,有刘燕远女士于2000年出版的《柳如是诗词评注》。该书选取了柳如是诗词133首并进行了注释、分析与鉴赏,在前人的研究成果上更上一层楼。李圣华于2010年出版的著作《柳如是》也属同一类型作品。除著作之外,研究柳如是诗词的论文也不少,如刘勇刚的《试论柳如是诗歌的情感与意象》主要谈到柳如是性格中的阴柔与刚强和柳如是诗歌中“杨柳”意象所暗示的情感两个方面,为我们剖析了柳如是诗歌中杨柳意象所蕴含的深厚意义。张永葳的《论柳如是诗词中的杨柳意象》主要分析柳如是诗词中杨柳意象所暗示的情感、柳如是偏爱以杨柳意象入诗词的原因以及柳如是诗词中杨柳意象的独特之处。孙茜《柳如是作品研究》主要阐述了柳如是的生平、柳如是诗词研究以及柳如是其他作品的研究,作者全面分析了柳如是作品的思想和艺术特征。其中对柳如是诗歌中杨柳意象所暗示的情感作了深入分析。这些作品中对柳如是诗词中杨柳意象有所关注,但仍有可挖掘之处,而且除杨柳意象之外的植物意象很少涉及或从未涉及。对柳如是诗词中的植物意象暗示的情感进行探析,挖掘出其内在的精神实质,不仅有利于为中国女性文学史的研究增添生机,改变男性文人垄断文坛的现象,也有利于促进女性独立自主自尊意识的觉醒。

  二、柳如是诗词中的植物意象暗示的情感

  (一)“杨柳”意象暗示的情感

  费尔巴哈在《基督教的本质》一书中提到:“只要确是人的对象,就也因此而成了人的本质之显示。”

  人的本质在对象中显现。人们在运用杨柳意象入文时也就在“杨柳”意象中注入了人自身的本质。杨柳是古代诗人笔下常见的意象,如因“柳”与“留”谐音进而产生了离别之时折柳相送的习俗。又如柳的繁盛与衰败之间的交替易使人由物及人联想年华易逝、青春难以永存进而感物伤己。柳又因五柳先生之故笼罩着清高的意味。柳如是的诗词中多次出现“杨柳”这个意象。“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

  这句话指出诗人创作的源泉是自身或外物兴起的感慨。柳如是诗词中“杨柳”这一意象最为典型,不仅仅是因为“杨柳”暗藏了她的姓名,更由于这一意象引发了她的身世之悲,于是她在诗词中经常以“杨柳”自况。《杨白花》诗云:

  杨花飞去泪沾臆,杨花飞来意还息。 可怜杨柳花,忍思入南家。

  杨花去时心不难,南家结子何时还?

  杨白花,不恨飞去入闺闼,但恨杨花初拾时。

  不抱杨花凤巢里。却爱含情多结子。愿得有力春风知。杨花朝去暮复离。

  这首诗模仿北魏胡太后《杨白花歌》,但“杨花”意象的内涵有所不同。胡太后以“杨花”来比喻情人杨华,而柳如是是将姓字寓于“杨花”之中,以杨花自比。柳如是将满怀的孤独飘零感寄托在杨花身上。她期盼着有一个“凤巢”般的美好归宿。她有着“含情结子”的美好期盼,并将这期盼托于“春风”。但后句又转而写“杨花”终是“朝去暮复离”, “杨花”的无依飘零是命中注定的,显得无奈悲凉。 即使有短暂的相聚欢爱,她始终还是无法久依“凤巢”,终要离去。柳如是对“杨花”情有独钟,正是从这无根漂泊的杨花中体会到了人生的飘零之悲。《杨柳》七绝二首:

  不见长条见短枝,止缘幽恨减芳时,年来几度丝千尺,引得丝长易别离。(其一)

  玉阶鸾镜总春吹,绣影旎迷香影迟。忆得临风大垂手,销魂原是管相思。(其二)

  这两首诗的写作背景是柳如是正处于与陈子龙的热恋当中。“绣影旎迷香影迟”一句中暗示出两人相恋同居的浪漫温馨。杨柳丝丝荡起情波阵阵,但“长条短枝”又勾起柳如是的内心深处的隐痛。短枝预示缘分的浅短,而长条又“引得丝长易别离。”无论长短,都隐喻爱情不得长久终要离别。其实杨柳的长短并没有预示分离,只因诗人心中有甜蜜的隐忧,这两首诗读来正是忧喜参半。《杨花》七律“轻风淡丽绣帘垂,婀娜帘开花亦随。春草先笼红芍药,雕栏多分白棠梨。黄鹂梦化原无晓,杜宇声消不上枝。杨柳杨花皆可恨,相思无奈雨丝丝。”

  《西河柳花》诗: “艳阳枝下踏珠斜,别按新声杨柳花。总有明妆谁得伴?凭多红粉不需夸。江都细雨应难湿,南国香风好是赊。不道相逢有离恨,春光何用向人遮。”这两首诗的意思于前面两首类似。通过“轻风淡丽绣帘垂,婀娜帘开花亦随。”与“艳阳枝下踏珠斜,别按新声杨柳花”等句中描写春景的笔调,可以感受到柳如是正沉浸在甜蜜幸福之中。作此二诗之时正与陈子龙相恋相伴,柳如是在这段时期拥有一份浪漫实在的爱情。但是在幸福甜蜜的心中又充盈着哀伤,一切的美好都会成为水中泡影。“杨柳杨花皆可恨,相思无奈雨丝丝”,“不道相逢有离恨,春光何用向人遮”,感伤幽怨之情溢于言表。柳如是偏爱杨柳,因为自己的太多境遇可以在杨柳身上找到契合点,无根漂泊,自由多情。柳如是在杨柳中寄寓自我,寄托自己那颗无所依傍的心。除了以上诗篇外,在柳如是的诗词中提到“杨柳”意象还有不少,如 “青绫蛱蝶字如霜,半锁杨花更麝黄。”(《寒食雨夜十绝句》其八)“留后春风自憔悴,伤心人起异垂柳。”(《寒食雨夜十绝句》其二)“恨杀杨花已如泪,春风春梦又相吹。”(《西湖八绝句》其六)等等,都情感浓烈,韵味深厚。在这些诗句中我们可以看出柳如是给她笔下的杨柳注入了对命运的感叹与哀伤之情。柳如是以柳自比的诗词中,最好的是《金明池·咏寒柳》。《金明池》词调的创始人是北宋词人秦观。柳如是所作的这首《金明池·寒柳》是和秦观之作。词云:

  有怅寒潮,无情残照,正是萧萧南浦。更吹起,霜条孤影,还记得旧时飞絮。况晚来,烟浪斜阳,见行客,特地瘦腰如舞。总一种凄凉,十分憔悴,尚有燕台佳句。 春日酿成秋日雨,念畴昔风流,暗伤如许。纵饶有,绕堤画舸,冷落尽,水云犹故。忆从前,一点东风,几隔着重帘,眉儿愁苦。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

  这首词将柳和人融合在一起,将心中的伤感、自恋、憧憬寄寓其中。在词的上片的开头三句通过“寒潮”“残照”“萧萧”等词写出柳荒凉萧索的生存环境。“有恨”“无情”写柳立于南浦的感受。“更吹起”两句将此时的“霜条孤影”与旧时的“飞絮”两相比照,通过与昔日柳的繁盛的对比,今日之萧瑟愈显。“飞絮”是从刘禹锡《杨柳枝词》:“春尽絮飞留不得,随风好去落难家”中化出,“暗指崇祯八年首夏之离去卧子(即子龙),实为高安人张孺人所遣出。”诗人离开所爱之人后便成了漂泊的“飞絮”,颜色不再。“况晚来”两句写柳的多情自恋。落日西沉,薄烟笼罩大地,环境萧瑟,内心凄苦,但若有人到那凄凉荒败的南浦来看她,纤瘦柳腰也要继续舞动。“一种凄凉,十分憔悴”是从今昔对比中引发的美人迟暮之悲。 “燕台佳句”用典,李商隐有《燕台》诗四首,这四首诗被名妓柳枝盛赞。李商隐的“燕台佳句”与柳枝有关,柳如是的“燕台佳句”与陈子龙有关,她对陈子龙爱恋赏识就跟柳枝对李商隐的感情一样。但一切旧日欢好之情都如无根飞絮、无依浮萍一般只能徒增今日的苦痛。“春日酿成秋日雨,念畴昔风流,暗伤如许。”三句用语新巧,用情深挚。陈寅恪先生在阐述这三句时说:“始悟河东君之意,乃谓当年与几社胜流交好之时,陈宋李诸人为己身所作春闺风雨之艳词,遂成今日飘零秋柳之预兆。故‘暗伤如许’也。必作如是解释,然后语意方有著落,不致空泛。”确为抉微之见。柳如是在回顾往昔与感伤今时之际,捕捉到了命运的无常。春阳下的“杨柳依依”到秋风冷雨下的“霜条孤影”,原来早在美好之时就已经埋下今日凄苦的结局。正如钱钟书在《谈艺录》中所言:“言前尘回首,怅触万端,顾当年行乐之时,即已觉世事无常,抟沙转烛,黯然于好梦易醒,盛筵必散。登场而预有下场之感,热闹中早含萧索矣。”“纵饶有、绕堤画舸,冷落尽、水云犹故。”这两句写出当时酬唱应和的人事都已经逝去,萧索孤清的心绪充斥于字里行间,更含有物是人非之感。“忆从前、一点东风,几隔着重帘,眉儿愁苦。”对于这两句陈寅恪先生阐述到:“几隔着重帘,意谓卧子家庭中高安人以至张孺人之重重压迫,环境甚恶,致令两人欢情淡薄,所以眉儿愁苦也。”先生的见解将诗意落到了实处,十分准确。但这样一来似乎与柳脱节,刘勇刚在《试论柳如是诗歌的情感与意象》中将眉儿理解为柳眉儿,柳眉儿在春风中本该舒展自在但却愁苦,其原因是被重重帘幕阻隔不能沐浴东风,不能尽情在东风的爱抚下舒展。这两句暗指陈柳二人相爱却受外界阻拦不能长久厮守。最后三句“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表达出诗人对伴侣的思考,于愁苦之外透出理想之光。

  美籍学者孙康宜先生在《陈子龙柳如是诗词情缘》一书中提到“柳”就是柳如是“飘零一生的最佳象征”,这一观点把握住了这一意象暗含的悲剧意味但忽略了柳如是在此意象中所反映出的其他内涵。柳如是在《金明池·咏寒柳》一词的“杨柳”意象中注入的除了对飘零身世的自伤自叹,还有深重的自恋与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除了《金明池·咏寒柳》中柳如是赋予了“柳”以多重意蕴,柳如是诗词中“杨柳”意象的内涵也随着时间与境遇的变化而产生改变。前期的飘零生活使得诗人常常感到感伤,而后期找到了人生归宿之后,那种无依无根之感渐渐褪去,心绪也有所改变,在《东山酬和集》中,诗人笔下的“杨柳”意象已经不再暗藏浓重感伤,如“春前柳欲窥青眼,雪里山应想白头。”(《次韵奉答》)“春舫欲移先傍柳,游衫才拂已惊梅。”(《次韵》)“枝枝媚柳含香粉,面面夭桃拂软尘。”(《次韵》)“容鬓差池梅欲笑,韶光约略柳先催。“(《次韵》)。这些诗句中的“杨柳”意象总体上已经褪去早年前期的悲苦,给人的感觉是欣悦愉快的。

  (二)“梅”“兰”“竹”“菊”意象暗示的情感

  梅兰竹菊被人们成为“四君子”。古今文人骚客多喜运用这四种意象入诗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彰显自己的节操。美国十九世纪意象派诗人庞德在阐释意象时提到:“一个意象是在一刹那时间里,呈现理智和情感的复合物的东西。”柳如是在其诗词中也喜欢采用这四种意象。如《拟古诗十九首》之八《冉冉生孤竹》:

  逍遥感石腴,至神无常移。昔时缟带间,明月何陆离。

  迄今万余里不敢忘初时。双鹈自翔侧,单鹄长凄靡。

  火浣织成素,青绫暮还丝。念君惟一身,形影谁执持?

  暖暖九灵敖,浥浥沧景辞。上下会有涯,岂能无相思?

  柳如是从小被鬻为妓,命途多舛,坎坷曲折,无依无靠的生活经历使她以孤生之竹自比。孤竹的孑然一身,形影单调,无人扶持依傍正是柳如是早年飘零生活的写照。诗人在此诗的“竹”意象中,倾注的是无依之悲。柳如是作品中同样写竹的还有《题画竹》:

  不肯开花不趁妍,萧萧影落砚池边。一枝片叶休轻看,曾住名山傲七贤。

  诗人不为盛放斗艳的花所打动,而对砚池边形影孤寂寥落的修竹青眼有加。不仅独赏修竹,更认为其枝叶都不能被轻视,原因是“曾住名山傲七贤。”诗中所言“休轻看”“傲七贤”不仅写出竹的高洁傲岸的神韵更表现出诗人的傲骨。柳如是将自己与“竹林七贤”置于同样的平台上来书写,诗人女性性别意识的觉醒可见一斑。《题画竹》中表现的柳如是傲骨与独立自主的精神在《咏晚菊》中也有体现。诗云:

  感尔多霜气,辞秋遂晚名。梅冰悬叶易,篱雪洒枝轻。

  九畹供玄客,长年见石英。谁人问摇落,自起近丹经。

  古今文士偏爱菊花者不乏其人,如东晋诗人陶渊明《饮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柳如是表面上是咏叹菊花而实际上是将菊比作自己,将自己的傲岸心性通过对菊的咏颂表现出来。柳如是此诗前二句感慨咏叹菊花之所以能独领花坛风骚的原因是它能迎着寒霜盛放并且久立霜雪而不败。“梅冰悬叶易,篱雪洒枝轻。”在诗人眼中,肃杀的风雨霜雪在晚菊的面前显得脆弱无力。晚菊对自然环境的恶劣是不屑一顾的。后四句从眼前之景生发出对菊的赞颂,在诗人赞菊颂菊之时,托物言志,表明了自己身处逆境而巍然不动的高洁心性和坚贞的人格品性。诗人欣赏竹菊,也爱梅。《题画梅》:

  色也凄凉影也孤,墨痕浅晕一枝枯。千秋知己何人在,还赚雄狮如梦无?

  这一首咏梅的诗也跟咏梅菊之诗一样,表明了诗人的人格追求。即使颜色凄凉,形影孤寂,枝枯叶败,不受接纳,满受排挤,对“千秋知己”的追求是不随境遇改变的。诗人的卓尔不群与笔下的梅花一般。除了此诗,柳如是在《金明池·咏寒柳》的下片中也提到了梅:“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诗人希望与超凡脱俗傲雪临霜的梅成为知己,可以推心置腹,平等对话。在择偶之思中透露出诗人追求平等独立,对理想坚贞不渝的人格。

  (三)“落叶”“落花”意象暗示的情感

  古今文人墨客在作诗嘱文之时许多都对“落叶”意象青睐有加。如唐代诗人王勃“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一句写出落叶飞舞之姿与色彩。柳如是在诗词中也常写到落叶。如“合欢叶落正伤时,夜夜思君君亦知。”(《寒食雨夜十绝句》其十)借写叶落之景传相思之苦。“崚风落叶翻翔婉,菊影东篱欲娈萦。”(《九日作》)写出落叶临风飞舞的婉转姿态。除了在诗词中提及落叶之外,柳如是《悲落叶》全词更是以落叶为中心抒情言志。词云:

  悲落叶,重叠复相失。相失有时尽,连翩去不息。鞞歌桂树徒盛时,辞条一去谁能知?谁能知?复谁惜?昔时荣盛凌春风,今日飒黄委秋日,凌春风,委秋日,朝花夕蕊不相识。 悲落叶,落叶难飞扬。短枝亦已折,高枝不复将。愿得针与丝,一针一丝引意长。针与丝,亦可量。不畏根本谢,所畏秋风寒。秋风催人颜,落叶催人肝。眷言彼姝子,叶落诚难看。

  《悲落叶》可以说是一曲女子表达对自由幸福的憧憬的悲歌。词中柳如是将自己比作一片落叶,落叶随风落地后又被其他的叶子遮盖,无人怜惜。“昔时”一句将落叶往昔春日繁荣茂盛之姿与今日秋日中飘零无依之态相对比,悲叹伤感之情流溢于字里行间。短枝已经折断,长枝也不能再扶起。但是“愿得针与丝”一句又表达出即使针与丝的力量微薄,但只要有针丝相连接的情意,就不会像树与落叶一般分离的情感。在这首词中,柳如是将自己对幸福的看法通过对落叶的咏叹悲悯表达出来:幸福的保障与维系幸福的纽带是爱情。 柳如是在落叶中寄托自己对幸福的领悟。将愁绪与哀怨化入了落花之中。《南乡子·落花》词云:

  拂断垂垂雨。伤心荡尽春风语。况是樱桃薇院也,堪悲。又有个人儿似你。莫道无归处。点点香魂清梦里。做杀多情留不得,飞去。愿他少识相思路。

  这首《南乡子·落花》作于柳如是与陈子龙被陈子龙祖母和妻子棒打鸳鸯之后。词的开头,就将情感与物景相交融在一起,营造出凄凉哀伤的氛围:无声细雨中落花默默委地,春风也因伤心而无语。“况是樱桃薇院也,堪悲。”陈子龙曾写过一首《樱桃篇》,在这首诗中他将自己的知己柳如是比作樱桃花。在《上巳春行》中陈子龙又有“公子空遗芍药花,美人自爱樱桃树。”之语。而柳如是也在《江城子·忆梦》中有“芙蓉泪,樱桃语”之句。如今 “樱桃薇院”还记忆犹新,相爱之人却没有办法永久的相守,可谓“堪悲”。“又有个人儿似你”,似这落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作者自己。柳如是以落花来形容自己。与恋人陈子龙分别后的自己正如眼前的落花一般飘零孤寂。眼前的落花不仅是自然之物,更寄寓了诗人心中的悲苦。人花已是不分彼此,互相印证。在悲伤之情浓到无法化开之际,作者将笔锋一转,从这浓浓的幽怨伤感中跳出。“莫道无归处,点点香魂清梦里。”这两句似是对陈子龙“怜他漂泊奈他飞”的回答。不用为我的飘零无依而难过,虽然现实境遇中我们无法相伴相守,但你我二人心意相通,不管相隔多远,都会化作香魂与你梦中相伴。“做杀多情留不得,飞去。”多情难留,只得飞去。落花选择飞去不仅是因为深情难以为现实境遇所容,更显出诗人的刚强坚毅。面对爱情的失意,诗人不矫揉造作,不苦吟哀叹,不以弱小女子的可怜之姿来博取同情,而是勉励自强,怨而不怒,以超然物外的心态与卓绝的理智将心中的感情升华。如此不畏难测前路而毅然“飞去”的“落花”正是自尊自强独立自主的诗人形象的真实写照。“愿他少识相思路”,多情相思必然愁苦憔悴,诗人不希望陈子龙因思念自己而伤神憔悴。所以希望他“少识想思路”。在对恋人的忧心与记挂中,诗人的一片深情也流露出来。

  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的独特之处

  柳如是诗词中运用了诸如杨柳、梅兰竹菊以及落花落叶等植物意象。诗人在运用这些植物意象时赋予了这些意象独特的内涵,丰富并深化了其内蕴,使这些意象所传达的情感有了许多独特之处。

  杨柳意象是柳如是最偏爱的意象。诗人在诗词中往往以杨柳自比,在诗人笔下,人与柳不再是相互独立的个体,而是达到了柳与人浑然一体的境界。历代文人雅士在咏柳诗词中多是以柳作为描写的客体,或单纯的咏叹这一植物或稍微在歌咏杨柳时寄寓一些自己的感情,又或者以杨柳寓意他事他物。在这些诗词中,诗人主体与杨柳的界限十分分明,而柳如是则突破了物我的隔膜,在咏叹杨柳时则达到了物我浑融的境界。如《杨白花》一诗中诗人将无依飘飞的杨花比喻飘零的自己,并在其中寄寓了自己“愿得有力知春风”的美好希冀。又如在《西河柳花》一诗中,诗人描写了一位美丽的少女在艳阳下愉悦的弹琴歌唱的场景。以柳花喻指美女,而这位美女正是诗人自己。在此诗的杨柳意象的运用中,柳如是的创新之处在于从此意象本带有的哀伤离别等传统内涵中跳脱出来,为其注入了欢乐的情感。在《金明池·咏寒柳》一词中诗人笔下的柳更是一改柔弱不堪的形象而具有刚毅的品格。这种刚毅的品格正来源于诗人内心的独立与自由的心性。诗人在运用杨柳意象表达情思之时,以自己自尊自勉独立不屈的人格来支撑原本多表现哀伤离别的杨柳意象,这使诗人的杨柳诗词在气格上独立高标。

  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的独特之处之二在于诗人常将梅竹等幽雅高洁的意象与柳并举。在相互的衬托中交融互补。如《金明池·咏寒柳》末句“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梅魂是诗人寻觅的知己,在这句词中,寒柳不再处于被描述与慨叹的位置,而是介入了诗人的表达之中。寒柳欲约梅魂,其实就是诗人内心深处渴望能有像梅一般的精神实体与自己平等对话。在柳与梅之间建立起了情感的联结和审美互动。又如“烟柳沉沉拂淡篁”(《八月十五夜》)一句中将柳竹并举,无精打采的柳正是离开恋人陈子龙之后有着落寞孤清心境的诗人的写照。竹支撑着凄苦的柳,二者形成相依相偎的意象结合体,深化了诗歌的精神。

  综上所述,通过对柳如是诗词中植物意象所暗示的情感进行探析,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明清易代之际的女性文学中除了多情感伤之外还有更加坚实的现实基础,更丰厚的社会生活内容和更深刻的人生境界。在特殊的背景之下,柳如是造就了独树一帜的诗词创作风格,阴柔中有阳刚,感伤中有憧憬,把个人的酸甜苦辣与国运的起伏兴亡熔于一炉,虽似杨花一般久经飘零但从未向命运低头,创作出许多优秀的诗词文章为中国女性文学史填上明亮的一笔。总之,柳如是的出现在文学史上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在明清文坛上更是举足轻重。她的诗词中所包含的丰富情感与深厚意义值得我们挖掘和品味。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