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自然科学论文 > 综合论文 > 自然科学论文之论自然科学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运用

自然科学论文之论自然科学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运用

2018-06-06 15:13:2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网站编辑11

论自然科学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运用

摘要:本文在深入探讨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在学科目标、研究对象等方面对立和统一关系的基础上,论证了自然科学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内在根据,阐述了自然科学方法向哲学社会科学渗透的途径和机制,并指出了方法移植的限度和原则。

关键词:自然科学方法;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运用;内在根据;途径与机制;局限性和原则

随着新科技革命的蓬勃发展,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推进,人类在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征途中面临的新问题更加复杂、更加棘手,仅仅依靠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各自为战的方式已无法解决问题,/双剑合璧0才是惟一的选择,同时也是必然的选择。因此,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融汇创新,是时代的呼唤和历史的必然,而自然科学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运用,则是推进二者的融汇创新,特别是推进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的重要途径。

1  自然科学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内在根据自然科学是研究自然现象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的科学,哲学社会科学则是关于社会和人生的学问,二者研究对象的分野决定了这两大学科门类之间在研究的方法和手段上的诸多差别。但是,/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片完全不同的树叶0,两大学科门类之间总会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相通之处,这种相通之处就包括了二者在研究方法上的互相渗透和互为利用。事物之间都是普遍联系的,作为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工具的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之间,同样存在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深刻的、广泛的联系。从根源上说,这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同一性在学科上的具体体现,这就为自然科学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可能性和内在根据。

第一,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划界不是绝对的,二者之间并不存在一条非此即彼的鸿沟。从研究对象来说,自然科学主要研究/自然0,哲学社会科学主要研究/人事0,但随着人类活动逐步向深度和广度发展,/人化的自然0和/自然的人化0已经使/自然0和/人事0的界限变得模糊和不确定。只能说,有的学科的/科学性0强一些,有的学科的/人文性0强一些。而在两大学科门类的交界处,学科则兼具科学与人文的双重属性。交叉地带的哲学社会科学,带有明显的自然科学痕迹,这样的学科可以大量使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如数量经济学和工程管理学科就属于这一类。其他/远离0自然科学的哲学社会科学,也或多或少地包含一些自然科学因素,可以在一些比较浅的层次上使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从这个意义上说,自然科学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存在着自身的本体论根据。

第二,从研究的主体方面来说,无论是从事自然科学研究还是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说到底都是人脑这一/思维着的器官0的智力活动。人只有一个大脑,我们不可能把人的大脑划分为/科学脑0和/人文脑0两个明显不同的思维活动区域。这就是说,二者在思维方式上也难以区分为/科学的0和/人文的0两类不同的方式。许多思维方式,诸如逻辑思维、直观思维、联想思维、形象思维等等,既可以用于自然科学,也可以用于哲学社会科学。因此,自然科学的

的程式化的思维方式也可以为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所用。尽管自然科学研究具有较强的/客观性0,研究对象外在于研究的主体而独立存在,较少受到干扰,但主体的中立性并不是绝对的。量子力学中的测不准原理表明了研究主体与研究客体在一特定的观测活动中是互相影响、密不可分的。主体所观测的,其实并不是客体本身,只不过是由观测仪器所传达的带有客体属性的信号,而仪器自身对这一信号的扭曲在量子力学中是不能忽略的,不同的研究主体对微观粒子的观测结果会存在一定的差异。这就是说,即使在自然科学中,实际上也不存在完全不依赖

于主体而绝对客观的真实。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所看到的宏观物体的形象也只是电磁波在视网膜上的信号被大脑加工改造的结果而已,并不是物体/本身0。从这个意义上说,主体的渗透作用无论差别有多大,终究只是程度上的差别,不能简单地认为自然科学的研究是完全客观的,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是完全主观的。二者的差异只具有相对意义,对事物的认识,都要立足于实践,遵循/从生动的直观到抽象的思维,并从抽象的思维到实践0的辩证途径112 。从这个意义上说,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有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认

识论根据。

第三,有些研究方法具有某种程度的/共通性0。如20世纪四五十年代以来兴起的控制论、信息论与系统论的方法,就可以视作某种普适性的研究工具。这些工具所研究的不是具体的自然物或社会、人文对象,而是截取了它们共同的横断面)))要素的结构或过程。一开始,它们主要是作为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而得到应用的,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在哲学社会科学的领域中,也找到了它们的用武之地,这就为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第四,自然科学主要以/求真0为目的,哲学社会科学更多的是/求善0、/求美0。但真、善、美是密不可分的整体,/求真0要以/求善0、/求美0为目标和最终归宿,而/求善0、/求美0也要以/求真0为前提和基础。自然科学方法是人们在追求自然界真理的活动中所发展起来的一整套认识方法。这套方法使得自然科学所获得的真理性认识具有其他领域的真理性认识难以望其项背的内容上的确定性、形式上的精确性和融贯性、动态上的开放性,以及功能上的有效性等等。尽管自然真理和人文、社会领域的真理有一定的区别,但由于任何真理本质上都是主客观的相符合,具有根本上的一致性。所以,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也离不开观察、试验、科学抽象、逻辑证明、提出假设等等/求真0的自然科学方法 122 。邓小平也一再强调,要多看(观察),要大胆地/试0,并指出建设经济特区就是一场大的试验。

总之,虽然研究对象不同,自然科学的思维方法与哲学社会科学的思维方法也存在着相异的特色和风格。但是,这种差异不应该扩大化,更不应该绝对化。两大学科门类之间在思维方法上完全可以而且也应当互通有无,取长补短。

2  自然科学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途径和机制自然科学方法如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不能一概而论,这与不同学科的自身特点是密不可分的。而且,自然科学研究方法向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渗透0是有层次之分的,在不同层次上,/渗透0的深度和广度存在着显著的差别。首先,在最低的层次上,是自然科学概念术语的借用。这实际上是用自然科学的概念术语为哲学社会科学的范畴作一种比喻性的阐释。在马克思的5资本论6中,有大量以自然科学的概念术语为比喻的范畴,如/生产力0这个范畴就借用了物理学中/力0的概念,在其内涵上与物理学中的/力0虽然不同,但就比喻意义而言却颇有相通之处,用得极为形象生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会经常碰到像/经济发展的加速度0,/资本循环的周期0,/股市的振荡0等熟悉的词汇,这些词汇都能在自然科学的概念术语中看到它们的影子,现在不但在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中得到广泛使用,而且还融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概念术语的借用,要考虑到自然科学的概念和哲学社会科学中相应概念的相似性,找出它们的/共通点0。尽管在自然科学领域与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中,名称类似范畴的内涵不一样,但只要它们所描述的现象或过程在表现形式、作用机制上有着可以类比的方面,这种借用就是恰当的。如果不顾这个原则,就会落入形式主义的窠臼。其次,自然科学研究所普遍采用的数学方法和模型化方法,为哲学社会科学的定量研究提供了有力的工具。数学方法是定量化、形式化的方法,具有逻辑性、抽象性、明确性、简洁性、深刻性等特点。把它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主要是通过构造数学模型的方法来进行的。我们可以把哲学社会科学某一特定学科的研究对象即客观存在的某一社会现象,视作一个由诸多元素组成的复杂系统。其中,某些元素是主要的,某些元素是次要的。那些对系统的结构和功能起主要作用的元素就可以被视作模型中的/变量0,而那些不重要的因素则被抽象掉。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就得到了简化,再把/变量0间的数量关系找出来,用数学方程加以描述,我们就得到了和现实世界近似的数学模型。把数学方法引入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可以化繁为简,化模糊为清晰,避免了许多冗烦的过程和无谓的争论,而且使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更加接近/生产力0,有利于哲论自然科学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运用学社会科学的成果向现实应用转化。在综合国力的计算问题中,在中国未来20年人口规模的测算中,以及在工程管理的数量分析中都普遍采用了数学模型的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之所以能够使用数学模型和定量研究的方法,这是因为数学研究的量及其关系,不只存在于某一特定的物质运动形态,而是普遍地存在于各种物质运动形态之中,因而能够应用

于包括社会现象在内的各物质运动的研究。任何事物都是质和量的统一体,既有质的规定性,也有量的规定性,并且只有通过对该事物量的研究,才能更好地把握该事物质的变化及其规定性。正如马克思所指出,一门科学只有当它达到了能够运用数学时,才算真正发展。

其三,自然科学的实验方法也为哲学社会科学的实证研究开辟了新的途径。自然科学研究的现象很多都是可以在人工制造的环境中大量重复的现象,因而实验方法自然就成为其主要的研究手段之一。通过同一现象的一次次/再现0,人们就容易通过这大量的/现象0去发现其背后的/本质0。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现象0很多都是一次性的,通过一次性的现象去找本质无疑要困难得多。如果可以用/试验0去/制造0和/重现0某一现象则会改善这种状况。

随着科学的发展,实验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运用正逐步走向广泛和深入。/所谓社会实验,就是在一定的人工设计条件下,按照一定的程序,通过人为地改变某些社会因素或控制某些社会条件,来考察某些社会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从而揭示社会现象变化发展的规律。在社会研究的四种基本方式,即统计调查、实地研究、文献研究和社会实验中,社会实验是一种最接近自然科学的研究方式。0 132 此外,自然科学当中的实验,也不一定需要用实物去试验,可以用计算机模拟。就是说,你要验证核武器的威力不一定非得引爆它不可,把它的各种参数输入电脑,就可以得出可靠的结论。同样,利用计算机这个有力的工具,哲学社会科学的试验就

可以在/虚拟的时空0中进行,如物流配送方案的设计就可以预先在电脑上进行实验。实验不仅可以是现实中的试验,还可以是/思维中的试验0、/理想实验0。如惯性定律就是理想实验

的产物。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思维中的实验0、/理想试验0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虽然历史不可能重演,秦始皇只有一个,辛亥革命只有一次,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也只有一个,但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亚洲还是欧洲,在历史的长河中,都以各种方式上演着新旧势力较量、交替的活剧。虽然具体形式不一样,但都深刻证明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按照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阶梯顺序不断向前发展的过程。在马、恩的脑海里,这何尝不是人类社会集体参与的气势磅礴的/实验0。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哲学社会

科学的事件有着某种特殊形式的/重复性0,法国的大革命与中国的辛亥革命在/抽象的层面上0何其相似乃尔。实际上,/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0,就是自然科学试验的/重复0与/再现0也不可能具有绝对的意义,只不过其相似性比哲学社会科学不同事件的相似性强得多罢了。可见,自然科学当中广泛使用的实验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中的应用,内涵是相当广泛的。对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来说,我们生存与生活的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实验室0。只要善于运用自然科学中的实验方法或者/实验思维0,就能从中挖掘出无穷无尽的宝藏。其四,自然科学研究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运用的高级形式,应该是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

学融为一体,产生出它们的结晶)))交叉学科。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是物质运动不

同层次的规律,其交界处的物质运动往往呈现出/自然界(人类社会及思维)在层次飞跃,偶然因果联系与必然因果联系交叉转化,时间因子渗入及不可逆导致组织性产生等过程中形成的各层次各部分之间的特定关系的复杂性,这种复杂的现象,不是单一学科所能解决的。于是,交学科应运而生。按照交叉学科/科学性0和/人文性0的程度不同,可以类。/人文性0较强的那些交叉学科,虽然在传统上还属于哲学社会科学的门类,但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已经侵入了其哲学社会科学肌体的内核,成为其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如电脑语音技术,就离不开学科的交叉,不仅需要对汉字的音、形、意有深入研究,也需要电脑程序上的实现。总之,离开了自

然科学的方法,社会领域的许多实际问题就得不到很好的解决。

3  自然科学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运用的限度和原则

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作为两大学科群体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它们的统一性就是自然科学方法之所以能够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哲学基础,而它们的对立性则说明了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之间的差别是客观存在、不可抹煞的。这就意味着,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有其限度和原则,并不是没有条件的。

总的说来,自然科学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中的运用要遵循如下的原则:

第一,注意哲学社会科学门类中不同学科的差别,有的学科离自然科学比较/近0,如经济学、管理工程等社会科学就可以较多地使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有些学科离自然科学比较/远0,如文学和中国哲学,就难以使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只能适当借用自然科学的概念术语。

第二,注意研究目的和方向。有些哲学社会科学门类的学科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探求规律,发现真理,和自然科学具有目标上的一致性(求真),则可以使用较多的自然科学的方法。而有些学科,如道德、宗教、文学和艺术,其任务不是寻找什么客观规律,而在于为人类营造精神家园,提供人文关怀(求善、求美)。因此根本不需要提出什么/定理0和/公式0,就没有必要用自然科学的方法造成/概念和理论的系统0。

第三,有些问题不是不可以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去研究,而是目前还没有找到比较成熟的自然科学的理论工具,需要科学和实践的进一步发展才能使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性。这时,就不要随便生搬硬套自然科学的方法。近年来,学界出现了一股不好的风气,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哲学社会科学问题,都习惯性地搬用一些自然科学的词汇和套用几个所谓的/模型0。这种不顾实际需要盲目/赶时髦0的形式主义作风实际上也是学术腐败的表现形式之一,应该坚决摒弃。

总之,我们既要大力推进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运用于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领域,又要把握好运用的限度,注意应用的原则、条件和范围,同时还要不断地创造新方法,打破这些限制条件,把科学研究不断引向深入。随着科技的发展,经济和社科学之间的相互影响、渗透、联系越来越紧密,二者的融汇与创新必将进一步向深度和广度发展。因此,深入研究自然科学研究方法在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中的运用,是促进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的有效途径。

参考文献

112列宁全集(第55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142.

122马来平.中国现代科学主义核心命题刍议)))兼论自然科学方法在人文、社会科学中应用的限度[J].文史哲,1998(2):30.

132胡世华.质与量的对立统一与数学[J].哲学研究,1979(1):55-64.

142嘎日达.社会科学试验与自然科学实验的方法论比较[J].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02(2):80-83.

152王志康.小议交叉科学研究的对象、性质和方法[J].交叉科学信息,2003(1):3.

162梁祝平.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方法的异同及其启示[J].学术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