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文化论文 > 诗酒问文化论文 唐朝诗人与酒的因缘

诗酒问文化论文 唐朝诗人与酒的因缘

2019-03-14 11:46:2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酒文化是指人们参与酒的生产制作、酒的消费等活动中所产生的精神产品和物质产品的总称。它是酒自身所存在的物质特征,以及在品酒的过程中所形成的精神内涵,是酒在制作和品味它时产生的特定的一种文化形态。酒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文化中一种有着奇特魅力的文化。酒是我国历史上最古老的饮品,它的出现要早于诗歌。诗歌是现实生活的反应,酒诗人们在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物质产品,二者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产出各具特色的酒文化。唐朝作为诗与酒盛行的时代,其独特的诗酒相生的酒文化,在酒文化的历史找中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将从唐诗与酒的基本开始,首先介绍唐朝饮酒以及写酒的诗人。其次研究唐诗中酒文化中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内涵。然后通过酒中诗人以及诗中酒分析诗与酒的关系。最后总结和分析唐诗、酒和酒文化对后世文化作品创作的影响。

  关键词:唐朝诗人;诗酒文化的内涵;诗酒关系;影响

  早在《诗经》中就已经涉及到酒文化,随着诗歌的整体发展,其有关酒的部分也有所丰富和发展。在唐朝时期,诗与酒关系就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也可以说唐诗是酒水衍生出的文化精华。唐朝是诗歌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是文化与酒结合的鼎盛时期。在繁荣的经济和多种不同的社会环境下诞生了许多著名的诗人,他们在各种刺激下创作出许多令人交口称赞的诗作,这些诗作中不是直接描写酒的诗,就是写酣饮、醉酒的,其中有些诗作虽未提及酒,但是也与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酒对唐朝诗歌的发展有着一定的促进作用,诗词又反过来表现一定的酒文化,两者相辅相成、相映成趣。在这种诗酒相生的过程中,文人的创作也不断丰富和发展酒文化的精神内涵。

  唐朝诗人与酒

  中国人喜爱饮酒,饮酒是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之一。对于唐朝的诗人来说,有诗就有酒,中国古代文人墨客大多在酒的浇灌下成长。如人称“酒仙”的李白、“酒圣”杜甫、“斗酒学士”王绩,自称“醉吟先生”的白居易、“醉士”皮日休,他们都是嗜酒之人,是诗酒相生的代表。李白诗文1000多首, 提到饮酒的有170首;杜甫诗文1500首左右 ,提到酒的大概有300首 ;白居易现存诗3000多首,其中咏酒诗大概占总数三分之一左右。自唐朝建立以来,由盛到衰的社会大转变,在这个社会多变的时期,诗人的个人境遇以及生活仕途的多变,加上诗歌的精华——“酒”的刺激下,使得唐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不少令人脍炙人口的诗歌传播下来。

  唐诗中提到唐朝嗜酒诗人的诗有很多,其中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是唐诗中以简单的笔法,洗练的语言,描绘醉酒后的一群姿态各异的文人墨客的著名诗作。这首醉酒诗是在长安酒会后所作,诗云:“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这首诗将那时堪称“酒中八仙”的贺知章、崔宗之、李白、张旭等八位杰出文人的醉姿醉态刻画的细致入微、活灵活现,虽醉酒形态各异,其中也不乏有夸张成分,但这也充分体现了这些文人墨客的放荡不羁、嗜酒如命的性格特点。

  古人的娱乐生活比较单一,文人墨客们在平时闲暇时在一起喝酒、斗才,在唐代的文人墨客眼中,诗和酒本就是一家,酒能催情也能助兴,趁着醉意上心头,一首首风花雪月跃然于纸。在这种有事喝酒,没事也喝酒,高兴喝酒,伤心也喝酒,相逢喝酒,离别也喝酒的生活中,每杯酒就蕴含了不同的精神内涵。唐朝文人墨客也都借酒来表现自己丰富而复杂的感情世界,所形成的多姿多彩的诗酒文化也显现在世人的面前。

  二、唐诗中酒文化的文化内涵

  中国是有着两千年文化的文明古国,在中国古代特别是唐代,有许多诗酒结合的优美诗篇。诗酒之间的因缘在唐诗中表现的淋漓尽致。据不完全统计,在《全唐诗》中含有“酒”字的诗大概有5000多篇,在这之中咏酒以及与酒相关的诗则多达万首。那么多的咏酒诗和饮酒诗反应出唐代诗人与诗之间浓厚的诗酒因缘。

  (一)酒文化的物质内涵——直接描写酒的诗句

  唐朝独特的诗酒文化的形成绝非偶然,它是因为这一时期有着丰富的物质基础与客观的社会经济条件。唐朝在前人的积累下,酒种类比较丰富,并且中央实行宽松的酒政策。唐朝经济快速发展,酒楼、酒肆也随之增多,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都可以发现酒的身影。在这种客观的条件下,加上唐朝的深厚的文化积累,诗酒文化的形成也不是无迹可寻。

  1、唐诗中酒与名

  唐代的酒文化影响着唐代的文人墨客,相应的,唐代的文人墨客又在他们的文化作品中表现着这个特殊时代的酒文化。唐诗中有许多诗句或直接或间接的咏酒,并且在唐诗诗句中吟咏了许多名酒,唐朝人对酒的命名也是有着自己的方法,我们可以简单的归纳成四种。

  A、以生产原料为酒命名。李白有诗云:“葡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对酒》),诗句中贵重堪比“金叵罗”的葡萄酒,是以葡萄为原料酿造的一种果酒,其酒以果名命酒名;白居易曰:“闲尝黄菊酒醉唱紫芝谣”其中的“黄菊酒”,便是用菊花为原料浸泡过的一种酒,也称菊酒;颜真卿有诗曰:“桂酒牵诗情,兰釭照客情”这里的“桂酒”是以玉桂浸制的美酒,后来泛指美酒。

  B、以酒的颜色为酒命名。皮日休曰:“傍边暖白酒,不觉瀑冰垂”,他提到的暖身所用的白酒,便是因酒颜色通透、洁净而命名“白酒”;白居易的《问刘十九》所说“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他所喝的“绿蚁酒”是因当时酿造酿造工艺不成熟而酿制出的浊酒,里面含有微生物呈现绿色,所以称之为“绿蚁酒”;醉饮先生还悲痛地谈到:“自叹花时北窗下,蒲黄酒对病眠人”,其中谈到黄酒,这种酒中含有多种成分,有治病、养生功效,因其颜色泛黄而得此名。

  C、以酒在酿制过程中的形态以及所处状态而命名。白居易的《荔枝楼对酒》曾曰“烧酒初开琥珀香”中的烧酒,它是酿制过程中对制作原料进行烧制加热并进行蒸馏而得到,因此它的酒名中带有“烧”字;岑参曾曰“瓮头春酒黄花脂,禄米只充沽酒资”,诗句中有提到“瓮头春”这种酒,这种酒是刚刚酿成的酒,是初熟酒,因此用以“春”命名。杜甫曾写“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这里的“旧醅”是放置时间较久的酒,是陈酿、旧酿。

  D、以酒的味道里命名。白居易作诗云“户大嫌甜酒,才高笑小诗”,诗中的“甜酒”以味甜得名;“甘露太甜非正味,醴泉虽洁不芳馨”白居易诗句中提到的“醴泉”是以酒味清冽、清甜而得此名。

  唐朝不仅名酒多,其中一些酒有很多有趣的称谓,如:王维提到“花醥和松屑”其中的“醥”是清酒趣味称谓;清酒是酒中贵物,李白《赠孟浩然》中云“醉月频中圣,述花不事君”,这里把清酒称作“圣人”,这也从侧面表现出清酒在酒圈的地位。此为清酒的趣称。唐朝的故事中不仅清酒有许多有趣的称谓,其他酒也有,其中有些浊酒曰“醯”、“醪”;甜酒曰“醴”等 。

  2、唐诗中的酒与器

  “非酒器无以饮酒,饮酒之器大小有度”,中国人对吃喝要求色香味俱全,对酒的要求也是美酒配美器。有些文人墨客在饮酒时最是讲究酒与酒器之间的契合,酒器作为酒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也在文化的熏陶中逐渐发展。虽然在唐诗中出现的酒器种类比较多,但是日常使用并且常见的酒具还是杯和樽这两种。

  A、“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李白诗中讲到用杯饮酒对酌。“杯”是唐朝人最常使用到的饮酒器。“杯”有不同的材质、不同的容量。按材质分,有金属、玉器、竹器、陶瓷和贝壳等材质;按容量分,杯有深浅以及大小。古代最著名的杯子属王翰在《凉州词二首》中曾提到的“夜光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杯与酒之间蕴含了一种特殊的美学追求,讲求了酒具与酒色、酒味的结合。

  B、樽是我国最古老的酒器之一,它以造型端正、优雅得到了唐朝文人墨客的喜爱。李白作《将进酒》诗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以樽饮酒,抒发及时行乐之意;又作《行路难》曰“金樽清酒斗十千”感叹酒器与酒液的华贵。

  从古至今已有不少的酒器,以上两器具在大小和材质上面都有所不同,由此,古人饮酒时所讲究的酒器的精美与适宜,即是所饮之酒与酒器的大小和材质都要契合。酒文化中又被注入了美学的新鲜血液。在这种酒文化的指导下,一些具有审美的诗人,以美学的角度将酒色、酒味与酒具进行搭配。李白也是有审美观点的一位诗人,他在《客中行》中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来盛琥珀光”,用玉碗来盛琥珀色的葡萄美酒,器具与酒之间色与味独特的结合。这一特殊的美,让人妄想“一碗一碗复一碗”。

  唐诗中的酒具千姿百态,除去以上提到的几种器具之外还有瓶、觞、觥、爵等,这些酒具反映出唐代独特的饮酒文化、诗酒文化。酒液会随着时间流逝挥发而去,作为酒液的承载之物,酒器在见证历史的发展与变迁后,会向人们展示出它深厚的文化内涵。

  3、唐诗中的酒与令、肆、妓

  唐诗不仅有吟酒、吟酒器的诗句,还有为酒助兴的吟酒令诗,为酒宣传的咏酒肆的诗,以及酒宴中为酒献身的酒妓等。

  A、唐朝是中国古代最会娱乐的朝代之一。白居易在《同十一醉忆元九》中说“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当酒筹”,诗句中有提到“酒筹”这一词,它是行酒令时是所用的算筹,这就说明了唐朝文人酒宴上行酒令。行酒令的作用是活跃酒宴上的气氛,参与行酒令游戏的人,不仅要熟背诗词歌赋,熟记古文名著,还要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就连民俗俚语也要做到烂熟于胸,如果对这些可以信手拈来,在酒令中就不会被罚酒了。它虽然是一种酒宴上的游戏,但是参与者的才思也在游戏中被表现的淋漓尽致。唐代的酒令多种多样,常见的有雅令、绕口令和骰子令等酒令游戏。

  B、除却以上咏酒令的诗句,唐朝诗人咏酒肆的也是不少,有些著名的酒肆诗使一些酒肆名传千古。就如杜牧的《清明》有诗句“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因其诗著名,后世之人将其中的“杏花村”定为此间乡村酒肆的代名词。再有诗云:“青帜阔数尺,悬于往来道,多为风所飏,时见酒名号” (《酒旗》),皮日休的这首诗中,记载了唐朝酒肆所挂出的酒旗颜色、大概尺寸以及悬挂位置。这些写酒肆的诗为酒肆做了宣传,也在文人之间为酒打响了名号。

  C、都说唐朝文人多风流,酒妓是文人在宴会中增添酒宴气氛,为文人玩赏的。著名诗人李白有“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之句,来写酒宴之中的胡姬与酒客;又有诗《樽前有酒行》,诗云“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用来夸赞酒肆中用以陪酒的妖艳美丽的胡姬。有域外妖艳的胡姬,也有域内妩媚的妓女。孟浩然在《宴崔明府宅夜观妓》中以细腻的笔法,描绘了夜宴妓女曼妙妩媚的姿态,诗曰:“画堂观妙妓,长夜正留客。烛吐莲花艳,妆成桃李春。髻鬟低舞席,衫袖掩歌唇。汗湿偏宜粉,罗轻讵著身……”

  酒是奔放、自由的代表,诗是浪漫、典雅的象征。唐朝诗人借酒表达情感,以酒激发创作欲望,在大唐盛世中酒与诗相遇,发生了激烈的化学反应,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诗酒文化。饮酒本是俗事一件,但是因为文人墨客的参与,他们在酒的激发下进行创作,使得饮酒变俗为雅。诗让酒脱了俗,让酒具有了丰富的内容和深刻的文化内涵。

  (二)唐诗酒文化的精神内涵——因酒触情的诗句

  古人云“无酒不成诗”,远古至今,文人和酒之间就有着不解的情缘,尤其是在唐代,诗与酒更是有着说不清的因缘。唐朝是诗与酒相结合的一个高潮期,唐诗中多数诗句不是直接与酒有关就是在因酒而作。在唐朝这个诗酒文化丰富的时代生活着的诗人,如何不会因酒触情,因此我们按照饮酒诗中所表达的内容和情景,将酒诗中的酒分为宴饮酒、离别酒、征战酒、独酌感怀酒、忧国伤怀酒五种:

  1、宴饮酒

  宴饮诗是指在宴会上与君臣或亲朋好友欢聚畅饮的诗歌。唐朝是宴饮盛行的时代,宴饮赋诗也成为文人娱乐生活的一部分。宴饮诗也有很多不同的类型,友人之间的宴饮;或者文人与官员之间的宴饮以及宫宴。

  李白与堂弟们同游并摆酒设宴,谈笑风生,应情应景作《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李白与杜甫二人在洛阳重逢,一起游历,并互有酬赠,杜甫作诗《赠李白》,诗曰:“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李白回《沙丘城下寄杜甫》,诗云:“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两人之间互相酬赠,以诗互诉衷肠、互相勉励。而白居易把诗当做邀请卡,作诗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问刘十九》),以诗邀请朋友前来赴酒会。

  既是“宴”,当然不会少了官员之间的“宴”,与官员的宴饮,可结交达官显贵,求人荐引。李白这种狂放不羁的人也曾经参加与官员的聚会,与他狂放不羁的性格有所不符,他曾经借用诗作向达官恳请官名,李白诗云:“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吟咏思管乐,此人已成灰。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弹剑谢公子,无鱼良可哀。”想要向张卿恳求推官荐仕的机会;又作诗《赠刘都使》曰“主人若不顾,明发钓沧浪”,更为直白的向刘都使表达建功立业的渴望。

  文人墨客之间的宴会必有饮酒赋诗,宴会的作用不只为了加深朋友之间的感情,还可以在宴饮中获得仕途发展的资源。由此可见,酒具有一定的社交功能。

  2、离别酒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唐代的友人间升迁、贬谪临别践行,共同回想昔日种种,共同期盼美好未来,酒席中充满了浅浅的离愁和真挚的祝福,饮酒送别。依依惜别时,一壶美酒不仅可以将双方浓厚的情感寄托在里面,也能够所有情感淋漓尽致的挥洒而出。

  诗人王维所作的《送元二使安西》,诗中的千古名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便是他送朋友去西北边疆任职,饮酒送别时抒发离别愁绪时所作。他劝慰朋友的这杯酒中深含着诗人对友人的一片真挚情谊,也渗入了王维对家国和平稳定的美好希望。白居易作著名的离别诗《琵琶行》,诗曰:“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描写了一幅酒宴送别朋友时空旷、寂寥的悲情图,更是展现出酒在离别伤怀时的地位和作用。李白作离别诗《金陵酒肆留别》,这首离别诗并没有多数离别诗的离愁别绪,它是在一种惜别之情借以酒的洒脱,其诗感慨却没有哀伤。离别酒是唐诗中最常见的一种酒,这种酒往往会被沾染上一些离愁别绪,在这种悲伤地情感下,还会有诗人对友人的祝愿。

  3、征战酒

  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自唐朝建立以来,各边界地带战事不绝,边塞征战诗是唐朝诗人对唐朝另一种生活的反映。边塞征战诗作为唐诗中的一大特色题材,在唐诗中具有重要地位。征战一别难再见,多数边塞征战诗都有一种悲壮豪情的离别意。王翰在体验过沙场生活后作《凉州词》,其中写到的千古名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是在艰难困苦的边塞生活下一场宴饮后苦中作乐的一种自我安慰。

  再有“虏酒千钟不醉人,胡儿十岁能马”(高适《营州歌》)、“脱鞍暂入酒家垆,送君万里击西胡”(岑参《送李副公使赴碛西官军》),即使送君征战也乐观豪迈,即使面对死亡也能义无反顾、从容面对。这是唐朝诗人面对征战的态度。诗中的酒散发着诗人的无惧无畏的味道,弥漫着气贯长虹的英雄气息。

  4、独酌、咏怀酒

  诗人多情,有感而发,在不同的情景与酒相结合,有所感触而忆念;或者因感触而产生某种情绪。唐朝诗人闲暇之时,温一壶小酒,独自酌饮,饮到情处,有感而发,可能是催人奋进,促人自新。或者感慨自己的怀才不遇,人生失意,仕途曲折。他们托物言志,借酒抒情,吟咏出许多脍炙人口的千古佳作。

  李白的《月下独酌》是典型的独酌咏怀诗,诗云:“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这首千古绝唱即写独酌的酣畅,又盼人陪,体现了诗人怀才不遇的寂寞和孤傲。孟浩然的《过故人庄》中“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写了诗人对避世于田园、田间闲饮生活的满足。罗隐的《自遣》中云:“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诗人以醉解忧的生活态度。

  5、忧国伤怀酒

  不同的生活境遇在众多的诗人笔下造就了不同的诗作,这些诗人通过美酒的的刺激从而抒发着各种各样的情感。这些诗人中有一类诗人,因被贬而失去权利,远离了国家权力的中心,但是他依旧心怀天下、忧国忧民,他的这颗炽热的内心被他的诗作表现的淋漓尽致。他的著名作品《登高》就是表现他心存忧国忧民之心的表现。“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杜甫晚年所作,被贬之后的他虽然仍然效忠国家,但是却有心无力,空旷寂寥的秋日江景,更是为杜甫的人附上了孤独寂寥之感,年老多病的他在这时更是因病断酒,失去酒的他,更难排解心中的忧愁。杜甫白发生,护病断饮是因生活潦倒不堪,其根本是世事艰难导致的生活潦倒。由此推理,杜甫的忧国伤怀之情便是让读者感受得到。

  除去上述,与酒有关的诗歌,唐朝还有不少的酒歌和酒赋,他们都与酒诗一样是对酒文化的进一步弘扬和发展。唐朝的酒文化从侧面展现出唐代文化的进步与发展,体现了唐朝文人在不同时期,不同境遇下的诉求。

  三、诗与酒之间的关系

  (一)诗是酒凝聚成的精华,酒是诗人成诗的催化剂

  从唐代大量的咏酒诗以及酒后所做诗篇来看,唐诗是用酒浇灌,用诗人的情感所养出的一朵精神之花,它在传统文化的花园中灿烂的开放着。

  诗是酒凝聚成的精华。唐朝文人嗜酒这是众所周知之事,只喝酒而无所作为者便是酒徒,喝酒之后趁兴作诗便成了雅事。就像如雷贯耳的吟酒之作《将进酒》,是李白高歌豪饮、借酒消愁所形成的千古佳作;而《月下独酌》是李白独自饮酒以排遣孤寂的情感而作。杜甫作《饮中八仙歌》形象的描绘了唐朝时期八个著名文人醉酒后的放荡不羁的姿态。孟浩然的《过故人庄》抒写了诗人在农家以酒会友,诗人与朋友之间浓厚的友情在田园对饮中得以体现。还有王绩的《过酒家》,白居易的《问刘十九》、《劝酒》,王翰的《凉州词》等作品。它们不是吟咏酒,就是酒后趁兴而作,与酒之间有着无法分割的联系。唐代又有哪位文人是只喝酒不作诗的呐?唐诗中的酒诗在唐诗中占有重要的比重,唐朝诗人和酒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由此我们可以说,唐诗是在酒的浸泡下产出的文化灵魂,是酒的精华所在。

  酒是诗的催化剂。酒中兴起吟诗,酒后出言成诗。古人云“酒后吐真言”,在酒中文人可以麻痹自己的神经,放松对这个世界的戒备,表达出真实而又有个性的自我。在酒后诗人往往感觉思维畅通无阻,因此诗人在“醉”里出精品,这些精品绝非附庸之作,而是真实情感的表达。从诗与酒的关系来说,酒是成诗的一个基本要素,是成诗的催化剂,是一个重要的物质媒介。酒以何物来催化诗人作诗并且做出好诗呐?酒文化精神便是其答案。何谓“酒文化精神”,其代表有享乐、反抗、追求自由、表现自我等,它的中心精神就是放松身心、追求精神自由。它的这种精神是所有文化创造中所需的一种精神追求,更是诗歌创作艺术的精神追求。酒文化的精神作为一种表现艺术,它所追求的是一种浪漫的、自由的精神境界,而这种境界只有在梦中或者醉中才得以实现,现实生活中太多的政治经济束缚以及责任,它限制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文人的思想在现实生活中无法解脱,他们借助酒这一物质使自己在醉中寻找到一片自由的天地,在这一片自由的天地中用诗歌将它点缀的五彩斑斓。酒文化精神可以简单概括为追求精神自由与解放。诗最美的地方便是对自由精神的追求。由此可见,酒文化精神对诗的催化作用。正如李白所说“斗酒诗百篇”。

  (二)好酒助诗性,好诗传酒名

  诗与酒相辅相成,相互交融。酒作为物质条件,为诗歌的形成提供了创作思想上的宽松环境,诗在宽松的环境中追求自由与解放精神的同时,也有了人的胆量与魄力。这种能够带有“人性”诗,使酒这种物质变俗为雅,为它增添了一份文化内涵。酒壮英雄胆,醉饮之时,诗人们的心中燃起英雄的火焰,放下现实生活中的一切累赘,借由这股胆量,勇敢的抒发心中情感,表现出真实内心独白。“酒仙”李白醉酒后敢做出“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壮举;杜甫在《饮中八仙歌》曰“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草圣”张旭酒后敢于在王公贵戚面前脱帽露顶,以头濡墨挥笔疾书。这些个文人敢于在世人面前做这些“出格”之事有赖于陶渊明曾说“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句中大概意为在你喝醉酒后,说了过分的话或者做了错事,因醉酒可以被饶恕。陶渊明的这句诗歌为文人们的“过分”、“过激”找了借口。使酒成为了诗的守护者。我们以狂傲著称的诗人李白虽做过许多借酒使气之事,但是他绝对不敢在清醒之时如此放肆。因此酒就成为唐朝文人的挡箭牌,在后来的历史长河里,酒为诗人增添了写作的胆气,使酒成为诗人的写作的灵感催化剂。

  四、唐代诗酒文化对后世的影响

  酒仅仅是一种物质,它之所以被人冠以文化之名,重在其创造出的精神财富。从唐朝丰富的酒诗以及大量的酒后诗人所作的精彩绝伦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得知,酒诗是唐朝的诗与酒交织后产出的最具灵性的作品。这些作品汇集形成具有独特魅力的诗酒文化。

  由上可知,唐诗中含有酒的诗大概有6000首,再加上那些与酒有间接关系的唐诗,这些诗歌将占唐诗总数的一半,由此可窥,酒是唐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诗歌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唐朝时期,酒是文人墨客的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酒便成为唐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生活中大到宫廷宴会、官员集聚、文人座谈,小到两人坐饮、一人独酌,高到王侯将相,低到贫民百姓,与酒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酒与现实生活相结合,形成了唐朝空前绝后的诗酒文化。如果没有了酒的物质基础,便没有了李白的《将进酒》、《月下独酌》,没有了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没有了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失去这些因酒而作的名篇,唐诗就没有了它独特的韵味。在酒的浸润下,唐诗也被赋予了酒文化的精神,酒文化精神在唐诗中表现的中心精神是:挣脱文化桎梏,得到心灵的解放,追求精神自由以及创造活力。在这种中心精神的激发下,唐诗处处体现着解放精神、向上精神和独立精神,诗人勇敢揭露黑暗的社会现实,追求思想的解放和精神的自由,想要挣脱现实的束缚,得到人格的独立。这些酒文化精神是唐朝诗人能够抵达诗歌高峰的一件绝密武器,因此唐代诗人将酒作为了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必需品。

  唐代的诗酒文化对唐代之后的各界的生活都具有深远影响,酒这种物质产品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存在,饮酒在唐朝后便作为一种高级的饮品活跃在文儿墨客之间,成为他们生活中的调剂品,用以引导创作思路。在唐代诗人李白所作诗句“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引导下,宋代诗人苏轼作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千古名句。这种继承与发展唐代酒诗的诗句在后世多不胜数。除此外还有一些酒坊用唐代饮酒诗人为自己打广告招牌以求名扬天下。唐代的诗酒文化的物质与精神内涵也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注入新的内容,开辟新的篇章,为中国文化注入激情与活力,使中国传统文化不断地丰富发展与壮大。如“太白遗风”对后世诗人写酒诗具有深远影响。唐代酒诗对唐朝的传统文化发展的真实记录,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弘扬与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结语:

  中国的酒文化与诗歌文化是相辅相成,他们无法独立而存在,两者相互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唐朝时期品酒或者饮酒的时候不可或缺的是吟诗,它不仅可以提升喝酒的兴趣,更能增进与朋友之间的友谊与情感,文人墨客们对酒有着独特的情感,酒对于这些人来说有着一定的助力作用,因此他们不不吝啬于对酒的赞叹可歌咏,酒文化与诗歌相互推动,为对方增添助力,共同发展。千百年来,这么多“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间”的文人,用一杯美酒和一杆饱蘸浓墨的笔,书写出一句句具有社会时代特征以及带有诗人个人风采的诗句。用酒来激发情感,将情感寄托在酒中,使得这酒具有了千滋百味,经过时间的积淀,历史的变迁,现在再来品尝着这酒,已经具有了厚重的味道,有了诗魂、诗魄。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