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性艺术论文 > 叙事艺术论文 元稹的叙事艺术研究

叙事艺术论文 元稹的叙事艺术研究

2019-02-01 12:50:08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元稹的文学作品在叙事上是比较独特的,反映了唐传奇文学的特征,将虚幻和现实融合在一起来表达作品的主题思想,情节曲折迂回,富有戏剧性。《连昌宫词》和《莺莺传》是其代表作。本文首先对元稹的这两篇作品的叙事顺序进行了探析,主要有顺叙与插叙的结合,接着对其作品的艺术特征从艺术构思、人称的运用、创作方式方法等方面进行了分析,最后分析了元稹叙事作品的影响。

  关键词 元稹;叙事艺术;《莺莺传》;《连昌宫词》

  绪论

  元稹是为我国唐朝著名的文学家、诗人,与白居易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被称为“元白”,曾经官至宰相,后来被贬,政治上不是很得意。在传奇小说方面的成就也很大,主要作品有《菊花》《离思五首》《遣悲怀三首》《晚春》《送致用》《宿石矶》《夜坐》《雪天》等,其代表作为《连昌宫词》和小说《莺莺传》。《连昌宫词》是一首长篇对话体的七言叙事诗,全诗共分为三部分,前两部分各32句,最后一个部分是26句。,用一个老人作为讲故事的人,通过回忆讲述了唐朝由兴盛转为衰败的一系列事件,也就是从唐朝唐玄宗时期到唐宪宗时期的一系列故事,安史之乱导致国家破败不堪,唐朝逐渐衰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到处一片破败的景象,表达了人民对再现升平、重开盛世的向往和希望国家长治久安的强烈愿望。在叙事的过程中,将过去的繁荣和现在的衰败形成对比,感人肺腑。元稹将这些历史事件融合在一起,更加具有表现力,更加能够触动人们的感情,具有极强的艺术价值。《莺莺传》写了张生和崔莺莺的恋爱及后来将她遗弃的故事,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社会观念,故事情节有创新,对之后的小说具有很大的影响,元稹的《莺莺传》是后代西厢故事之祖。例如金代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都是在此基础上进行创作的,可见其对后来的文学作品是有一定影响,其叙事的风格和艺术价值是值得借鉴的。

  一、元稹作品的叙事顺序

  元稹的作品的艺术性在叙事顺序上表现为顺序和插叙相结合,这使故事的情节更加曲折,更加具有文学性。

  《连昌宫词》中有插叙的情节,《连昌宫词》第二大段从“我闻此语心骨悲”至“努力庙谟休用兵”, 基于作者与老人的问述形式,去深究其朝政混乱的根本原因。诗文采用插叙的描述手段,赞颂了姚崇、宋璟二人做宰相期间,秉公办事,任人唯贤,地方的官员也非常清平和廉洁,开元盛世就是在这个时期产生的。姚崇、宋璟死后,太真操纵朝政,安禄山被收作义子,杨李专权误国,从而出现了藩镇叛乱和安史之乱[1]。接着诗人赞颂唐宪宗削平藩镇叛乱,国家将会拥有和平。

  《莺莺传》中也使用了插叙的叙述方式。在介绍完张生之后,作者没有立刻介绍主人公莺莺,而是采用了插叙的手法对小说的背景进行了介绍,对爱情产生的地点也就是张生居住的普救寺进行了介绍,对爱情发生的契机蒲州军变也进行了介绍,在普救寺张生和崔氏孀妇相遇,将崔氏从军变中解救出来,在崔莺莺母亲的答谢席上,张生认识了崔莺莺,并被其美貌所吸引,通过了解得知莺莺不仅美丽,还非常有教养。但是爱情的发展却不是很顺利,两人并不是一见钟情,莺莺开始对爱情是拒绝的,爱情的发展经历了非常艰难曲折的过程。在对莺莺容貌的描写中,并没有直接刻画其容貌,而通过描写张生的感受来衬托主人公的仪容, “颜色艳异,光辉动人”, 从张生的眼中更加能够表现主人公不同寻常的美,很有审美价值。同时文中穿插了对婢女红娘的描写,虽然是在写红娘,实际上是在写莺莺,例如张生向其表达了心事,求她传情,得到的结果是“婢果惊沮,腆然而奔”,从婢女羞涩的态度可以看出小姐也应该是一个很娇羞、腼腆,有教养、懂礼节的人,通过插叙的写作手法,其实就是小姐本人[2]。小说通过插叙的表现手法致使故事的叙述更加具有跌宕起伏和扣人心悬的感觉,将读者一步一步引入小说的故事情节中。通过插叙,对故事情节进行交代更有利于故事情节的展开。

  二、元稹叙事作品的艺术特征

  元稹叙事作品的艺术特征主要体现在艺术构思、人称使用、创作方式方法等方面。这些艺术特征在著名作品《连昌宫词》和《莺莺传》中都有鲜明的体现。

  艺术构思方面

  《连昌宫词》在结构上运用的是一问一答的对话体,通过宫边老人与“我”对话的方式进行故事描写。作品借助宫边老人的叙述来纵观连昌宫的兴衰,从老人的叙述这一方面来反映安史之乱造成的灭顶之灾,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了唐王朝日趋衰落的场景。安史之乱前,老人因为“进食”的机会入宫进谏,只见“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栏杆立。楼上楼下尽珠翠,炫转荧煌照天地”。宫殿金碧辉煌,美女众多。皇帝和他的妃子们正在望仙楼上欢快的享受人生,早就把国家安定,百姓安生丢到九霄云外去了。文中借助宫边老人回答说:“太平谁致乱者谁”这一句话,这一句直言述说了“安史之乱”爆发的原因,直接把问题的导火线指向了贪图享受的明皇和不管世事的达官贵族。从作者的插入问题,来寻找问题的源头,将引入诗歌的主题。然而通过老人的回答,将安史之乱的前后有了鲜明的对比。作者选用老人作为回答者,是因为老人是一个朝代变迁的见证者,从老人的口中叙述的历史事件具有可信度,老人本身经历了沧桑,回忆具有真实力,对于读者来说具有说服力和感染情怀。同时通过老人的叙述来了解这个皇朝的发展历程。《莺莺传》采用了张生与莺莺的奇遇与曲折性发展的构思方式。写了张生和崔莺莺的恋爱及后来将她遗弃的故事。小说最开始描写了张生居住在蒲州的普救寺中,当时发生了兵乱,郑氏是张生的姨母,当时也住在寺中,崔氏是没落的贵族,家中财产和奴仆比较多,张生请军中的朋友保护了崔家。郑氏为了答谢张生,宴请了张生,在答谢宴上张生对崔莺莺一见倾心,通过婢女红娘为他们传书,经过反复周折,他们最后互相表达心意,花好月圆。随着故事的发展,张生赴京赶考,没有获得功名利禄,留在了京城,和崔莺莺通过情书传达感情,并互相赠送信物。后来张生变心,痛骂崔莺莺是天下之“尤物”,还说自身“德不足以胜妖孽”,只能割爱。故事结局张生另娶,崔莺莺另嫁。后来张生到崔莺莺家说自己是崔莺莺的表兄,要求见崔莺莺,遭到崔莺莺拒绝。小说是站在张生的立场,为其行为进行辩护,称颂主角的“始乱终弃”的行为是“善于补过”,小说对张生的行为进行了美化。

  《莺莺传》与《连昌宫词》运用的构思对后续的文学创作产生很多的影响,通过人物性格的描写反映当时的社会现状,达到表现主题的目的。在叙事上通过描写主角周围的人和事物来起到有效的烘托作用。在叙述事件的时候,不是直接进行叙述,首先对故事的场景和环境进行介绍,接着介绍故事。将很多虚构的情节融合在一起,让情节变得更加具有说服力和震撼力,能够更加好的表达主题。《连昌宫词》在艺术构思及创作方法上使用了很多唐传奇小说的构思方式,深受当时传奇小说的影响,其构思不仅用当时的现实生活和历史事实为依据,还虚构了很多的情节,用艺术夸张的方式进行表达,将历史人物以及社会生活事件放在一起进行表达和描绘,致使创作更加生动和鲜明,更加容易表达主题。

  人称运用方面

  元稹的作品在人称的使用特色,体现了当时的时代感,又具有含蓄委婉的特征。例如在崔母款待张生的宴会上,母亲说到:“张兄保尔之命......”,对张生的称呼是“张兄”,体现在当时对男性的称呼,体现了尊卑有别,这也是封建礼教等级制度的反映,反映了当时女性社会地位的地下,需要遵守封建礼教,没有自己作决定的权利。在张生遗弃了莺莺之后,其对张生说道:“愚不敢恨,必也君乱之,君终之,君之慧也[7]。”莺莺对自己以“愚”相称,“愚”指的是第一人称的我,对张生称呼为“君”, “君”指的是第三人称他,说明当时封建社会女性地位低下,其没有勇敢大胆地维护自己的爱情,反对封建礼教的束缚,没有体现自己在爱情中的独立和尊严,也反映了其出身和地位,是当时社会现实和真实生活的反映。在莺莺写给张生的信中也是以奴婢称呼自己,例如:“奴婢见诱,遂致私诚......”,也反映了在封建社会女性的社会地位比较低下,就算被男性抛弃也没有反抗的权利,只能听之任之,遵守封建社会的传统礼仪。

  《连昌宫词》中有:“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阑干立。”对皇上称为上皇,对杨贵妃称为太真,没有对其直接称呼,使用了委婉的称呼方式,实施了含蓄的表达方式,说明当时封建礼教的束缚比较严格,对皇上和妃子不便直接称呼。例如:“寝殿相连端正楼,太真梳洗楼上头。”等诗里也没有对杨贵妃直接称呼,而是采用了比较委婉的表达方式来进行称呼,可能受到当时封建社会等级制度约束的影响。通过对人称的使用也可比较好地反映人物的性格,反映人物在社会中应该遵守的礼仪和规范,也能够表达人物的思想感情。

  创作方式方法方面

  《莺莺传》采用对话、动作、心理等方式塑造人物形象,在进行叙事的过程中,对叙事的方式方法使用很多,非常注意对人物性格及心理的刻画,通过这些来塑造人物的形象。崔莺莺受到严苛的封建礼仪的约束,有强烈的追求爱情的需求,将这些情感深深隐藏在心里,甚至表面上还作出完全相反的态势。文中有这样写到:“无几,红娘复来,连曰:‘至矣,至矣’张生且喜且骇,必谓获济”。文中的语言多为言简、直叙情意,精短而确切。短短的一句话就能将人物此刻的心境以及神态都展现了出来。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快速发展。她和张生通过侍婢红娘用诗表达爱情,诗中语言结构严谨而灵动富有灵性、精练而准确是我国文言小说的优良传统。《莺莺传》语言运用的是诗化的方式,在论述故事情节上运用的是穿插的写作手法,故事中语言句式完整、字词之间生动,有丰富的灵动感。例如:故事中崔莺莺第一次出现,文中对莺莺第一次出现描写是用“常服脺容,不加新饰,垂鬟接黛,双脸销红”。通过言简的语言描写,直白的叙述了人物的肖像描写,有较为丰富的感情色彩。崔莺莺和张生第一次幽会后,张生的觉得崔莺莺是“及明,睹妆在臂,香在衣,泪光荧荧然,犹莹于茵席而已”。《莺莺传》本文中有优美的诗歌章词,句子具有完整性,极具丰富的节奏感。文中句子和诗歌相互交映,使故事情节充满了诗的美感。张生辨色而兴,自疑曰:“岂其梦邪?”张生思念莺莺成疾,连日的想念。这里的心理描写细腻而又简短,通过疑问设置悬念,引人深发情感。设置悬念更能带动全文故事的节奏,给读者起伏的阅读感受。在诗中她要求张生前来和她相会,当张生过来之后,她却又“端服严容”,正言厉色对张生的“非礼之动”数落了一番。张生被拒绝之后,陷入了绝望,她采取很大胆的叛逆行为,主动夜奔张生住所幽会,“曩时端庄,不复同矣”。这些情节的描述都反映了崔莺莺的矛盾心理,既受到传统礼教的约束,还具有强烈的叛逆心理,对爱情的追求,反映了她犹豫、动摇的心情。然而,她在思想上还是觉得自由恋爱结合是不合法的,“始乱之,终弃之,固其宜矣,愚不敢恨”,说明她受到教养、出身和社会观念的影响比较多,在被遗弃后,也只能接受,并不能责怪别人。表达了崔莺莺性格中的软弱,形象非常鲜明。再后来张生要求见崔莺莺,被其拒绝,反映了其性格从软弱变得坚强。作者对张生形象的刻画却没有这么细腻,作者甚至对其无耻的行为进行辩解。

  《连昌宫词》写作手法非常细致,通过对事物的描写,让读者融入到景物中,感受故事当时的环境。全诗共分为三段,第一段是前三十二句,描写了安史之乱之前,皇帝及贵族们到连昌宫时的骄奢骄奢淫逸,反映了当时的繁盛景象。第二段是后面的三十二句,描写的是安史之乱后连昌宫的荒凉和衰败的景象。第三段是最后的二十六句,说明改变衰败景象,需要政治的开明,期望通过改善政治,致使天下获得太平。开头几句写衰败之景,与后面的繁华形成鲜明的对比, 基于宫边老人讲述故事更加具有说服力和沧桑。例如:“楼上楼前尽珠翠,炫转荧煌照天地”描述了妃殡们非常多,并且都是珠光宝气、雍容华贵的,场面非常宏大气派。通过描写连昌宫盛大的音乐会,集中了天下之最的歌曲和乐器,念奴正在睡梦中,高力士将其传到宫中演唱,还有唐玄宗自己谱写的歌曲非常奇特和新鲜,笛手李漠非常佩服,并且在偷偷的学习,还有著名的琵琶师贺怀智的演奏。第二段写“衰”从景街开始写起,与连昌宫繁荣时期的景色相对应,写得有明有暗,有轻有重,体现了参差错落的描述方法。“明年四月东都破”这四句是明写,轻写连昌宫也历经了安史之乱的浩劫。从“荆棒栉比塞池塘”后的十八句都在重写连昌宫经历的荒芜,对盛时也进行暗示,其中暗寓比兴,衰飒之中有轻隽。例如“荆嵘栉比塞池塘”将池塘的衰败之气活灵活现地表现了出来,通过池塘表达连昌宫的衰败。“狐兔骄痴缘树木”通过狐狸、兔子的形象描写衰败的感觉,这里已经被狐狸、兔子占据,表达了了无人烟的破败感。例如:“舞榭敞倾基尚存”,还有“文窗窈窕纱犹绿”,对以前的繁华景象也进行了描述,采用了幽默的描写手法,用“绿”来形容就很有幽默的感觉。“尘埋粉壁旧花铀”描写了宫女们的装饰品都被尘土掩埋,体现了荒芜的时间之久,这些景物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打理了,比较形象地描写了衰败的景象,可以让人们想象当时的场景和连昌宫的破败。“鸟啄风筝碎珠玉”,屋檐上的铃铎却是清越有声,“和前面的衰败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的描写非常具有寓意,对比显示出衰败的景象。唐玄宗和杨贵妃虽然已经逝去,看见赏花的御榻就会想起他们当年赏花的情景,让人不禁心生哀愁,“晨光未出帘影动”让人们立刻想起了杨贵妃在端正楼生活的场景,“太真梳洗楼上头”将杨贵妃的形象进行刻画,用当时的盛况与现在的衰败迹象进行对比,进一步凸显了衰败的现象。这是五十年前的繁华景象,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反挂”的珊瑚钩到现在还是老样子,通过细节的描写说明这里在安史之乱后就没有人,描写非常细腻,也让人们真切体会到鲜明的对比和现实的荒凉,对景物的描写非常具有说服力,能够扣人心弦,触动人们的内心。

  三、元稹叙事作品的影响

  元稹的叙事作品具有独特的叙事艺术,对后来的文学创作,尤其是戏剧的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里重点谈谈《莺莺传》对后世文学的影响。

  《董西厢》是选取《莺莺传》原文作为材料,但是作者并没有局限于原文,而是在原来的内容上,通过合理的构思,丰富了剧情的内容,对人物与情节的结局都进行了修改。 首先是对人物的变化,在《董西厢》当中,对故事情节中的人物身份地位,相比《莺莺传》中的人物身份都有所提高,人物的关系也有所变化。张生从平凡的书生进升为逝世的达官贵族的亲人,崔莺莺也从富家千金进升成为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相国掌上明珠,从待嫁的深闺之女变成表兄郑恒未婚的结发之妻;崔莺莺的母亲也从富家寡妇上升到了一国丞相的遗孀;张生远房姨母变成了素眛平生的外乡人,关系一步步的疏远,原来的血缘关系也越来越淡;故事的结尾还增添了不少的人物例如:郑恒、孙飞虎、法本、法聪等人。 在情节的变化上,故事发生的情境没有多大的变化,在近似相同的背景下。《董西厢》故事的节点就越加复杂繁芜了。普救寺里张生和崔莺莺双方都产生了情愫,张生找了各种借口留宿在普救寺里,想了各种方法和途径来接近崔莺莺,张生一直在等待机会。可是一直没有什么机会接近,巧的是却等到了孙飞虎逼婚,孙飞虎来逼婚张生接近崔莺莺的机会就到了。一介书生的在情急之下提出了自己的措施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张生向崔母提出了娶莺莺为妻做为事成之后的条件,崔母也许诺了张生,可却没想到击退了孙飞虎后崔母却反悔了自已的诺言。张生日日思念崔莺莺,日夜的思念张生最终病倒了,崔莺莺为张生的各种行为所感动。莺莺和张生通过红娘来传送书信,通过弹琴来述说双方间的思念。崔母发现了张生和莺莺的行为后,崔母对莺莺和张生的感情之事考虑了许久在加上红娘的劝说崔母最终是答应了实现当初的诺言,但是因为莺莺还在服孝期间不能行进婚嫁。距离进京赶考的日子越来越紧迫,张生却在这时病倒了,只能把进京赶考的时间往后推迟了一年。等到来年才进京赶考的张生一考中的考取了第三名的好名次,崔莺莺以为这时就能嫁给张生了,没想到却收到了一封来自待从的书信,信中写到张生已经另娶她人的消息,对方是卫吏部的女儿,现如今已经成为了张生的结发之妻。

  在《董西厢》中故事的最后发生変化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张生形象的转变。《莺莺传》中主人公张生是一个考场失意、没有责任心的纨绔子弟,而到了《董西厢》故事情节中张生变成为了一个情深义重、有所成就的读书人。故事情节的结局有所改变与张生人物的变化有很大的关系,也是首要的条件,同时也能体现出每个年代的文化给予年轻人追求爱情的勇气。 张生对莺莺的感情由“欲”转变为“情”。在《莺莺传》中.,张生第一次看到莺莺时“颜色艳异,光辉动人”相当悸动,就有了想通过红娘来传情达意,红娘劝张生“因德而求娶” ,张生则回答说“若因媒氏而娶,纳采问名,则三数月间,索我于枯鱼之肆矣” 。意思就是等不得光明正大的娶回家的那天,就想私底下见一见。从这里由此可见张生是 “欲”没有“情”,这同时也为了故事结局后的“终弃”作为铺垫。但在《董西厢》的故事情节中,主人公张生首先是“一见倾心”其次“花园偷看”、“搬兵救驾”、“北堂失约”,再到“魂牵梦绕”结局是“西厢偷情”。历经了这些艰难曲折后,张生和莺莺两人走到了一起。从这里体现出主人公张生在《董西厢》中是从“情”发展到“欲”的感情经历,这才是适合人的感情经历的发展,在整件事情的发展是得到家长的认可,所以两个人在一起不能算是 “乱”。《莺莺传》故事中的张生和莺莺两人是相互喜欢, 自由平等和谐的恋爱方式是每对恋人都想拥有的,但是张生和莺莺的恋爱关系却是不对等的。莺莺对张生的付出没得到相应的回报,等来的却是他己人结为夫妻的消息,莺莺把感情的主动权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张生。在感情里显得卑微而懦弱,这不是平等和谐的恋爱关系,也不是崔莺莺所想要的所以当张生再次提出破镜重圆时崔莺莺却拒绝了他。她害怕这一次的结局会和上一次的结果一样,所以她拒绝了张生她害怕自已在次受到伤害出于对自我的保护所以她选择了拒绝张生。

  崔莺莺的人物变化,在感情中莺莺从被动转变成了主动,始初是张生喜欢莺莺,对莺莺使用各种献爱的方式,到最后莺莺的主动联系,莺莺在感情中由感情的被动者转变为了感情的主动方。《莺莺传》里张生借助友情的力量来保护崔家的安全,崔母为了感谢张生特地的吩咐待人在家中设宴酒席邀请张生来家中做客以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在宴席上崔母压迫崔莺莺出来与恩人张生会面,莺莺一脸的娇羞样。与《莺莺传》不同的是《董西厢》里讲述的是两人相互之间的爱情。这种爱情纯粹,没有太多的感恩之情,就是两人的情感描写。故事情节就是张生在普救寺里与在寺中服孝的崔莺莺相见,初次见面张生对莺莺就产生了情愫并展开了追求,直到孙飞虎来抢亲才有了机会和莺莺进一步的了解和相会。《董西厢》和《莺莺传》最大的差别在于《莺莺传》里的莺莺只是一个富家待嫁的深闺小姐,保有着旧时代的女性形象。而《董西厢》里的崔莺莺是一位丞国的掌上明珠,她相对于《莺莺传》里的莺莺来说她是追求的自由的主体,没有受到固有的传统的束缚,她能追求自由的爱情,更能解放天性,传统的旧俗在她身上有了明显的改变。

  结论

  元稹的文学作品在叙事上具有很鲜明的特征,反映了唐传奇文学的写作风格,将虚幻和现实联系在一起来表达作品的主题思想,情节曲折迂回,富有戏剧性,让读者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连昌宫词》和《莺莺传》是其代表作,其对故事情节的叙述就运用了倒叙和插叙的方法,能够更好地叙述故事和表达作品的主题思想,通过对景物的细腻描写表达感情,通过人称的描写等表达主要思想,对后世的小说和诗歌创作都具有很积极的影响。

栏目分类